梦想中文 > 芝加哥1990 > 第七百九十章 黑暗中的APLUS

第七百九十章 黑暗中的APLUS

  也不是所有白人都不会闹,在芝加哥,卡茜蒂就带人上街了,这次是和其他组织的联合大行动。

  “卡茜蒂……麦基小姐,对吗?”

  出发前,她被大批人簇拥着的一位高傲金发富家女找上了,“对不起,我们的活动不欢迎你和你的飞车党们参加。”

  “为什么?我们提交了申请,也被通过了。”卡茜蒂怒视她,咬着牙回道:“伊丽莎白,大家都对辛普森案的判决结果非常不满。”

  “因为这是和平的抗议,不需要你们这些激进分子,就这样,别再跟着了,缩回你们的老鼠窝里去!”

  富家女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盛气凌人,“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愿意被拍到和支持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凶犯的家伙们站在同一阵营。”她打了个眼色,一些男人应声上前没收卡茜蒂等人的标语牌和旗帜。

  “嘿,离我们远点!”

  这边穿着机车马甲的飞车党们和他们发生了推搡,很快,发展到挥拳相向。

  “警员!”

  伊丽莎白立刻退远,路边严阵以待的警员们听到她的召唤马上冲过来,将卡茜蒂等人的队伍冲散,一位维克麦基的老同事趁乱将‘战团’中骂骂咧咧的卡茜蒂猛推了几步,一直推,推过街头的拐角。

  “你认识她吗?卡茜蒂。”向四周观察了下,维克的老同事问道。

  “谁不认识啊,前国防部长切尼的女儿。”卡茜蒂回答。

  “原来你认识啊……”

  维克的老同事不爽地瞪她,“那就别让我们难做!上头命令我们照顾她,走吧,带着你的人,收拾收拾,别在这闹事,不然你和你的人下次被捕别指望再得到我们的照应,走吧,马上离开!”

  “真该死,可恶!”

  被大部队甩下,卡茜蒂让同伴们收拾散落一地的标语牌,独自往街对面走,“你们弄好就回去吧,我要去见一位秘密捐款人。”

  “代我们向他问好。”

  团队里的管账的中年女人对她的背影喊道:“经费只够支持到下下周了,看今天这样子,我们的行动大概率不会被媒体报道……”

  “我知道我知道。”

  卡茜蒂不耐烦地往后摆手,警惕地穿过两条街,快步钻进一辆黑色轿车中。

  依然没有废话,一番缠绵后,她心满意足地往头上套着高领打底衫。

  “嗯?”

  车里施展太不开,她的头被卡在领口里。

  “今天结束得很早嘛。”宋亚伸手帮忙,她的金色长发先顺利逃出来,蓬松地披散开。

  “是的,被个碧池干扰了。”

  卡茜蒂吻了他一口表示感谢,“还是你的法学院前辈呢。”

  “我上法学院还早。”

  宋亚苦笑,照自己这个时断时续的上学进度,拿到本科学位再准备好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起码要到97年了,“你后悔吗?卡茜蒂。”他问:“如果你父亲的事没有发生,你后年可能已经坐在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教室里了。”

  “现在我没时间想那些……”

  卡茜蒂的目光变得有些黯淡,“一切等爸爸出狱再说吧,他以前同事说他所在的监狱里有很多被他亲手送进去的罪犯,FBI在故意报复。”

  “维克不会有事的,有人在暗中照顾。”

  宋亚劝她:“但他很难在短时间内出狱,FBI搜罗了不少罪名。你不能把全部的生活放在这些街头活动上面,如果你想走这条路从政,那你的极端立场是大问题,你得往中间路线上靠。趁着还来得及,去继续学业吧,以后被攻击时可以说那只是自己年轻时的不懂事,而且你不能再这么频繁的进出警局了,看,皮肤都粗糙了很多……”

  “是吗?”

  卡茜蒂撸起袖子摸摸自己的胳膊,“好像还真是……”

  “对吧?而且现在风头过去了,从明年开始我会想办法悄悄通过你的那个账号汇一些小额捐款,虽然不多,因为我现在很少走穴赚现金了……”

  宋亚诚挚的说道:“在校园里远离政治,等出来后改头换面和那些极端白人划清界限,你为你父亲做得已经够多了,远远超出一个还在念书的女儿力所能及。”

  “嗯,我考虑考虑。”

  这段时间他劝过不止一次,卡茜蒂今天听进去了,“刚才遇到伊丽莎白后,我的确感觉前途渺茫,那些政客子女的资源不是我这种人能比的。”

  “伊丽莎白?谁?”

  “就我说的你那个法学院前辈,切尼的女儿,大女儿。”卡茜蒂回答。

  “呵呵,废话,她大学一毕业就能进国务院上班,象党下台后老爹去石油公司,她转身就进了法学院,也不知道是不是凭真本事考上的……”

  宋亚对法学院里的切尼女儿也有所耳闻,米歇尔丈夫说那女人好像连课都不怎么上,只顾着忙她的家庭、生意和政治活动,履历漂亮得笔直冲继承父业去了。

  “你今天有心事?”卡茜蒂突然问,“刚才做的时候总好像想说什么但又犹犹豫豫的。”

  “没有啦,我办那种事从来都无比专心。”

  宋亚嘻嘻哈哈和她笑闹一番,两人分别后,表情垮了下来,他本来打算鼓动卡茜蒂趁着辛普森无罪获释后白人对黑人的不满把MJ也拉进来抗议,再通过她把戈登透露过的,MJ和保险公司之间的账目问题爆出来。

  极端白人组织总和我扯不上关系了吧,而且自己的黑人手下们绝对想不到,除了知道自己和卡茜蒂依然保持关系的琳达。

  可就是琳达对MJ的态度令他话到嘴边又吞回去了,还有卡茜蒂现在的生活状态……

  宋亚有点不忍心继续坐视女孩进行这种危险的街头活动了,等彼得竞选成功,维克的案子大概不再需要她这么抛头露面挣极端白人的捐款了,而且她陷入了不搞事就吸引不到大众注意赚捐款,但搞事就要被抓进警局付律师费和保释金的无解循环,这么长时间忙活下来,除了能保证维克的律师费,她的小组织依然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艰难状况。

  因为立场太极端,她政治上的上升空间也没有,再坚持下去毫无意义。

  而且MJ确实是个善良的人,从自己拿到的内城广播公司筹款账目也能看出来,奥普拉等一大批非裔名人都喜欢口惠实不至,就MJ笔笔都是实捐,他上张专辑的巡演收入好像也全捐出去了,那可是一笔巨款。

  而且他不像自己喜欢用这种渠道给政客献金,或者用慈善晚宴等名目开派对吃喝玩乐造掉,他的钱好像都是实打实做慈善的。

  再说93年那件案子根据自己的判断,他也是被冤枉的。

  总之,对他的反击手段还是堂堂正正点好,不要贸然突破底线,否则被自己的黑人手下们知道了会出大问题,良心也过不去。

  “唉,我还是心不够黑啊,有底线的APLUS……”

  怀着唏嘘的心情回到高地公园,家里就在搞派对,以苏茜姨妈的慈善组织对A+酒业捐款答谢晚宴的名义举行。

  烈酒吧里摆满了漂亮的灰雁伏特加,华国合资酒厂第一批次的成品,大A和达蒙达什正在众人围观下拼酒,酒保给一排小子弹杯斟满,两人从各自的一侧开始,一杯接一杯仰脖子往嘴里倒。

  ‘呯!’

  达蒙达什先喝过了中线,用胜利者的姿态将酒杯重重掼在吧台上,“呼!这伏特加可真够劲!”

  “M-Fxxk……再来……”

  大A则舌头打短地顺着椅子出溜了下去,引来围观男女的哄笑。

  “YO……”

  宋亚和众人碰拳打招呼,“纽约什么时候铺货?”他问达蒙达什。

  “很快,和你的专辑上架发售同步。”

  达蒙达什嚼着片柠檬解酒,“但是我觉得数量不够,里瑟他们还是太保守了。”

  “所以你又是库存专家了?”

  跟着里瑟循声过来的两位A+酒业高管很不爽他在大老板面前告状,出言揶揄,“不要随便质疑专业人士的判断。”

  达蒙达什用鼻孔对着两个白人老头哼了一声,“我无所谓咯,反正是APLUS的生意,那你们聊吧……”他领着铁哥们Jazzy往别处走,不想多纠缠。

  “哦,对了,Jazzy,等等。”

  宋亚想起了丹尼尔的提醒,把Jazzy叫住,“听说你最近在布鲁克林很活跃?”

  “耶,我明年上半年就能发专,得用自己的办法造势。”Jazzy回答。

  “但不要牵扯NAS,他是我的兄弟,我不喜欢看到你和他起Beef,你有这个打算的对吗?”宋亚警告他,“你的咖位还不够,换一个比较合适的对象吧。”

  丹尼尔建议多和纽约唱片圈的老友维持感情,自己没那么多时间,但偶尔打打电话交流是没问题的,他从NAS那得到了Jazzy想碰瓷的消息,也答应帮NAS解决麻烦,“RUN-DMC组合的那个乔伊就不错。”

  “嘿,那哥们都过气了。”达蒙达什替好兄弟抗议。

  “反正别惹NAS。”宋亚不高兴地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OK,我知道了,APLUS。”

  Jazzy很有眼色地拿拳头捶捶胸口,陪喝多了的达蒙达什走远。

  “里瑟,好久不见,老宋……”

  宋亚和在华国呆了很久的里瑟和宋阿生正聊着,“索尼哥伦比亚唱片送来了你新专的所有全球首发版样品。”琳达带抱着两个大纸箱的马沃塔出现。

  “很好,我们去看看。”

  宋亚高兴地回到书房,“就放在桌上吧马沃塔。”

  “纽曼说你妻子的电话随时都能打过来,她愿意道歉,只要你愿意接。”琳达等马沃塔离开,把门关上说道。

  “让我再想想。”

  宋亚继续敷衍,拆开纸箱,是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在各个国家地区同步首发的新专CD,于是兴致勃勃地研究起来。

  “米国的司法制度也许会有缺陷,但我们都尊重这种法治传统,既然陪审团作出了这一判决,大家都应遵守之,保持冷静……”

  琳达把电视打开,大统领正在对辛普森案发表讲话,无非是承认陪审团的判决并呼吁不满意的民众别闹事。

  “我不想看,琳达。”

  宋亚马上让她把电视机关掉,拆开米版CD的塑料封装,CD正面是自己一手米刀一手灰雁伏特加低头微笑的那张照片,脖子上的金链和水钻吊牌明晃晃的,索尼哥伦比亚还在深色背景里弄了点烟雾缭绕的效果,炫富和放纵气息扑面而来,还有个大大的21字样。

  “很精美。”他非常满意,打开CD盒,里面只有一张歌词纸以及单碟CD,没了。

  CD背部与封面同款,多了十六首歌的歌名,按顺序是:

  Whatever  You  Like

  I  Gotta  Feeling

  Cheerleader

  Ai  Se  Eu  Te  Pego

  Mambo  No.5

  Angelina

  Young  Dumb

  Earned  It

  Lovely

  Feelin'  Myself

  I'mma  Shine

  No  Make-Up

  Say  Goodbye

  Dead  and  Gone

  I  Gotta  Feeling  迪昂威尔逊混音版

  他又拆开日版,大同小异,巴西和其他拉丁语地区的版本把Ai  Se  Eu  Te  o  No.5,Angelina三首歌分别放到了第一、第二和末尾的重要位置,他们更喜欢这种风格。

  “那我先出去了……”琳达感觉他要自恋地欣赏很久,没再打扰。

  宋亚哼着歌一个个拆,自得其乐,他又研究起了小地方,比如CD盒背部,A+唱片Logo下面的小标示文字,一个圆圈里面有字母C的,表示唱片制作的整个过程产生的版权所有者,后面接1995,表示发行年份,然后是A+唱片/索尼音乐字样,表示所有者。一个圆圈里面有字母P的,标示的是该张唱片的母带版权等录音版权,后面接两个年份,表示专辑歌曲的录制时间,后面只有制作方A+唱片字样。

  下面一行文字的意思是该唱片由索尼音乐分发,这是发行方。

  “嗯?”

  他发现在全球的某些地区,也就是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没有直接发行机构,转委托当地代理商灌录发行的版本里还多了一行字,该产品由ATV/索尼音乐版权公司授权发行。

  他嘴角抖了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去CD架上把MJ稍早发行的‘历史’专辑拿过来,没有,没有这行字,MJ自己的MJJ公司占据了大多数版权标示行。

  他想起来,MJ的专辑是在合并交易截止日前发行的,当然没有。

  这就是无法挽回的痛了,无论自己的二专再版多少次……

  “Fxxk!”

  他把手里的CD砸出去,颓然倒在沙发上,MJ和索尼联手如此强大,这辈子还有机会拿回来吗?

  拿回来也没用了,这种东西印上去就是印上去了……

  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他坐在黑暗中,双手抱头,缓缓地捋着头发,良久之后,才用汉语骂了一句,“真他妈莫名其妙!X!”

  “琳达说APLUS还没准备好。”

  洛杉矶的一间后台化妆室里,纽曼放下手机,和桑迪格伦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对玛丽亚凯莉报告。

  “哼哼……”

  她对镜子恶狠狠地梳着头发,表情还是那么傲娇,“我不急,反正按计划后天他必须和我一起上杰雷诺的脱口秀,明天再不来求我,我就……就让他开天窗!”

  第二天,她左等右等,心急如焚,越来越慌张,“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转告……”

  正在马里布别墅客厅不停兜着圈子,桑迪格伦放下电话,“Mimi,刚才琳达对我说,APLUS已经提前和杰雷诺录完了节目,明天……”

  “明天怎么?”

  “明天的节目……没有你……”

  :。:

看过《芝加哥1990》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