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汉明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郑森来援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郑森来援


  PS:感谢书友“神农氏5000”投的月票。

  这种精神和意志,不是从陆军到海军,换个兵种就会被改变的。

  北伐军的军法已经渐渐完善,它对军人的保障和约束也日趋成熟。

  死于战场,可以令家人得到荣誉和抚恤,反之,亲人连坐。

  从古至今,一支训练有素,且律法完善的军队,发生崩溃的概率几乎为零。

  更何况,吴争做为主帅,亲临战场的情况下,纵然战局不利,但水师将士的士气,却是高昂的。

  这不仅仅军法的原因,更是将士心中的那股热血。

  一个有热血的人,一旦清楚自己必死的情况下,反而战意盎然。

  海战,船沉人亡,没有任何退路。

  在这个时候,吴争其实已经无法指挥前方交战的水师,反击令下达之后,便是各自为战之局。

  克里?索恩的错误在于,他用欧洲战场的惯例,来揣度此战。

  在他看来,己方已经占据了战局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脱离接触,再正常、便利不过了。

  在他看来,这是黄皮猴子的幸运,因为他们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

  所以,克里?索恩错了!

  如果他继续打下去,哪怕郑森率舰队从南面合击,以联合舰队的实力、船数和火炮射程,也足以在短时间内应对两线作战,何况郑森的增援并不真心,未必肯孤注一掷,将郑家水师的战船全部投入这场增援战中。

  克里?索恩只要打残、拖垮这二方中的任何一方,此战的胜利依旧非他莫属,当然,代价肯定不会小。

  这也是克里?索恩下令脱离的原因,他、荷兰……需要保存实力,特别是被英吉利人背后进逼的情况下。

  然而,接下去的异变,完全闪瞎了克里?索恩的狗眼,令他目瞪口呆。

  水师为何前赴后继地前冲去“送死”?

  其实很简单,因为水师缺少投射工具,无法将真正克敌的水雷,投射到敌舰附近。

  施琅与纳布尔一战开创了水雷主动性进攻的先例,可在此时,完全没有可复制性。

  施琅的成功,一是敌人无防,二是占据了风向和潮流方向,这使得水雷明明在那,可它却自动地向敌舰靠近,如同被吸附一般。

  再有一点很重要,当时施琅用了七艘主力舰,吸引了大部分敌舰的舷炮,双方战船数量接近,这才使得纳布尔一时无法应变。

  可现在,敌强我弱,敌人战舰侧摆,已经标定了射击诸元,他们的舷炮甚至可以分层、分批地对不同大小、远近的水师火船进行覆盖性地打击。

  千舸争流,覆没者半。

  损失是巨大的,但效果依旧不错。

  但凡被火船靠近二里之内的敌舰,几乎逃不过被水雷暴击的下场,当然,在火船水手抱定与敌同归于尽的决死信念下的撞击,将水雷的威力演绎到了极限。

  水师将士显然已经打疯了。

  各自为战,让他们彻底释放开来。

  没有指挥、没有后路,撞上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死也要为家人搏取荣誉和抚恤,为孩子搏一前程。

  这个时候,克里?索恩想脱离与水师接触?

  可能吗?

  实为痴心妄想罢了。

  双方胶着处,烈火熊熊、爆炸不断,滚滚浓烟几乎遮蔽了十里方圆。

  这种激烈的厮杀,确实让郑森有些动容。

  郑家水师不缺实战经验,缺的,其实是现代海战的理念。

  郑森看着远方不见尽头的浓烟,沉默许久,终于下达了进攻令。

  他的这个进攻令,彻底扭转了这场海战的结局,也为郑军与北伐军的最终联合北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郑森当时的想法是,前面两败俱伤,正是渔翁得利的好时机,此时进攻,既应了大义、救了吴争,同时,可以落得最大的战果。

  郑森一样眼红于番人联合舰队的战船和火炮,特别是看到番人送给他的三十门新式火炮之后。

  但郑森没有料到的是,其实此时联合舰队的实力未损,克里?索恩足以率主力应对两线作战,完成一次正面突围。

  ……。

  郑家水师更擅长于接舷战。

  郑森的嫡系虽然反对增援吴争,但一旦郑森做出决定,那么他们还是不折不扣地执行郑森命令的,当然,这也有郑森亲临督战的原因在。

  擅长接舷战的郑家水师,发展的方向自然是船速相对较快。

  他们以烈港、岱山两个方向,朝滩浒山战场进行迂回,而郑森亲率主力舰队,从东霍山对战场背面发起了强突。

  郑家水师千余艘战船,如同三道利剑,穿插联合舰队身后。

  ……。

  克里?索恩绝对郁闷极了。

  三十门新式火炮喂了狗了?

  郑家水师的“毁约”进攻,让克里?索恩意识到今日此战无法善了。

  说来也怪,克里?索恩心里并不恨正面硬抗了联合舰队一天一夜的水师,而恨上了从背后插自己一刀的郑家舰队。

  在意识到无法全军脱离与水师接触的情况下,克里?索恩改变了战术,他亲率三百余艘主力舰,迎击郑森正面强突。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汉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