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剑履江湖 > 第八十九章 国企的重要性

第八十九章 国企的重要性

  “所以,你要防备的不应该是我。“陈琼用很肯定的语气道:”或者,最需要防备的不是我,而是朝廷当中的世家大族。”

  她很严肃地看着赵煜,丝毫没有臣子面对皇帝的自觉,“我需要权力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他们需要权力,是为了对抗皇权,最终仍然是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力。”

  赵煜有些尴尬在看着陈琼侃侃而谈,觉得不知道应该些什么才好。于是瞄了一眼坐在陈琼身边的高勇。

  高勇这次总算是发挥出了自己的帮闲本色,咳了一声道:“贤弟自然不会恋栈权力。”

  陈琼笑了一下,神色当中多少有些寂寥。权力在任何世界,任何时代都是好东西,如果是在前世,陈琼都不敢自己会不在乎权力。

  然而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她终究是已经经历过了一个完全鲜活的人生,感受过了前世那个世界的繁华与舒适,这就像一个已经在成年饶世界里摸爬滚打了一遍之后,再让他去幼儿园称王称霸,正常人都不可能有兴趣,就算真成了幼儿园之主又能怎么样呢?

  陈琼现在的心态就是这个样子,她不介意主动改变这个世界,但是改变这个世界并不是她的目标,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也不需要她来在意。

  虽然总是忘记,但是她总能在必要的时候想起来,这是一个武侠的世界,前世有一位很有名气的作家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明在武侠的世界里,既可以为国,也可以为民,既可以以为国或者为民为目标,也可以以为国或者为民为目地。

  简单点就是指哪打哪和打哪指哪之间的区别。

  陈琼给出的方案很简单,蜀川三大实业全部变成国有企业,管理人员比照朝廷官员的级别另起炉灶,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级别在官员和企管人员之间直接转换。这样也就等于是为赵煜提供了另外一条选拔官员的途径,而且因为企业管理人员需要必要的管理才能,所以从这条途径爬上来的人也比察举制上来的人更容易证明自己的办事能力。

  当然国有企业的转变不是这么简单的,陈琼首先提出人员安排,只是为了保证改制的顺利进行,毕竟无论是朝廷还是企业,想要运作起来最需要的都是人,人没了,别的都是扯蛋。

  确定了人事安排之后,陈琼又给赵煜深入讲解国有企业在保持国家政权稳定,社会结构稳定,人民生活稳定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比起开始时的人员安排,后面这些东西已经涉及到思想意识方面的内容,赵煜先有武帝笔记和陈琼的泯江笔记参考,又有和陈琼一路同行时的闲聊内容打底,勉强可以跟得上,而陪聊的高勇和顾采则早就已经瞠目不知所以了,被各方势力安插到皇帝身边刺探这次会面的缺然就更加不堪,所以徐承儒接到消息陈琼把三大实业献给皇帝,其实也不能算错,只不过这是这些人唯一能听懂的内容了。

  实际上这也是在任何一个时代,人们总是会陷入的一个误区,似乎做间谍只要脑子灵胆子大身手好再有点运气就行,完全忽略了,没有足够的专业素养,就算别人把真正有用的情报怼到他的鼻子底下,他也认不出来。

  陈琼林林总总了一会,因为涉及到的范围实在太多,就算是提纲挈领也不了多少,反而因为千头万绪,得自己都凌乱了。

  结果就是陈琼的怠懒脾气上来,顺口拐到了批评当前社会结构上去,毫不客气地向赵煜指出,在这个时代里,威胁皇权统治的是士大夫阶级以及武林名大门派,相比之下,民间工商业的发展还很弱,特别是因为涉及到的人数太多,思想很难统一,所以很难为人所用,更不可能拿来和争下。

  毕竟归根结底,这些改变的都是社会结构和国家的经济实力,要反应到军事能力上,还需要一个强力政权来调度转化。

  赵煜听得她得高兴,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心想“你既然知道这股力量很难为人所用,难道就不知道你就是那个可以用的人吗?你这到底是劝我放心还是不放心啊?”

  有高勇打了个岔之后,赵煜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吩咐人传膳,顺便讲李纳言一起来吃饭。

  赵煜今没让李纳言陪自己一起见陈琼,主要就是担心李纳言为人端方,未必看得惯陈琼跟自己讨价还价,按陈琼的脾气,她也不可能给李纳言面子,到底两边杠起来,自己很容易自讨没趣。

  没想到陈琼根本就没想过要保留三大实业的领导权,直接建议赵煜接管三大实业。他现在还没意识到国有和皇家所有之间的区别,自然觉得国有之后,三大实业的老板自然就变成了自己,从前觉得太强而感觉到威胁的的三大实力,现在就只恨不够强了。

  戒心既然去掉之后,赵煜就开始把精力转移到怎样使用三大实业上面来,虽然从理论上来,他可以继续请陈琼代替自己领导三大实业的发展,但是就像所有大老板都喜欢指手画脚一样,赵煜希望至少自己能知道陈琼在干什么。

  所以在经历了陈琼的一顿信息轰炸之后,赵煜果断决定不能自己一个人蒙,干脆把李纳言也找来,免得你们这些士大夫们觉得总有皇帝想害臣。

  李纳言作为陪伴赵煜入蜀的文臣领袖,其实也住在行宫当中,所以离赵煜并不远,其实赵煜完全可以让陈琼或者顾采用千里传音叫他过来,只不过这么干会显得不怎么尊重李老爷子而已。

  李纳言接到皇帝口谕,过来参加皇帝和兴国公的工作餐会的时候,成邑农合办事处院子里的二人闭门会议仍然在进行当郑

  摊牌之后的徐承儒盯着沉默的张道陵道:“广陵兄乃是一代豪杰,何不一言而决?“

  张道陵沉默地看着徐承儒,脸色连变了几次,过了好一会才道:“此事徐长史可曾知晓?”

  他的徐长史是指徐邈,徐邈是兰陵王长史,妥妥滴高勇亲信,刘达代表的世家大族要对付陈琼和高勇,徐邈当然不可能置身事外。“

  徐承儒嘿嘿一笑,道:“儿不足虑也。”

  对于他们这些刀头上舔血过日子的人来,徐邈手中权力完全来自于高勇,只要搬倒高勇,徐邈就什么都不是。

  张道陵点零头,长出一口气道:“好。”

  话音刚落,他已经一掌拍到了张道陵的胸口上,以他九品的实力打八品的徐承儒,又是突然袭击,徐承儒简直毫无招架之功。

看过《剑履江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