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仙朝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芙蓉帐

第五百八十一章 芙蓉帐


  半座郢都城都残破不堪,许多百姓都担心他们的那位年轻的皇帝陛下,因此在如今的夜晚,并无那些平日里街角会出现的小贩夜宵。

  有些安静。

  不过许多宅子前,都挂起一盏灯笼,有灯火点点。

  南楚传承下来的习俗不多,灯笼在那些习俗里,占有很高的地位,为未归家之人祈福,人们便会挂起灯笼,等着那人归来,如今全城都挂起灯笼,自然是期盼安然无恙的归来。

  在点点灯火里,柳邑在远处静静站立,像是等了一个人许久,但始终没有什么怨言,就这么站着,就是等着。

  如今的她,早就是大楚的皇后,是该母仪天下的女子

  但顾泯知道,她或许从来都不会想起这件事,她的眼里只有自己,也只是把自己当做他的妻子。

  柳邑其实是个很纯粹的人。

  以前顾泯不觉得,后来才明白,其实这样的女子,很难得。

  顾泯站在原地,然后笑道:“我说了,我去去就回来。”

  柳邑没说话,只是看着顾泯,那双眼睛看着看着,就已经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那双大眼睛已经满是水雾。

  女子最让人怜惜的时候,其实不是哭得梨花带雨的时候,而是在这之前,似乎要哭,却又没有哭出来的时候。

  何况是柳邑这样的美人,谁看到了不会觉得心疼?

  顾泯叹了口气,伸出手,想要去替她擦去眼泪,但放在她眼角的时候,又颤抖得厉害,倒不是害怕了什么,只是的确自己如今身体状态,本来就不太好,又有些情绪波动。

  柳邑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轻声道:“我好怕。”

  怕什么,自然是怕你死了,怕你回不来。

  顾泯则是摇头道:“别怕。”

  说完这句话,他便牵起这个女子的手,缓慢的走在已经残破的郢都城里,长街小巷,在夜色里,并没多少人,有些地方已经被毁去,一般人几乎很难前行,但这难不住这位年轻皇帝。

  来到相对完整的一片闹市里,路过一座院子的时候,那家的主人正好推门而出,端着一盆水。

  在门前看到这对男女之后,那个中年男人一把将手中的水盆丢开,很快便跪了下来。

  “草民叩见陛下,皇后娘娘!”

  那个中年男人很激动,更多的则是兴奋。

  顾泯招手,说了句平身,不过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这街上闻风而来的郢都城百姓,就将顾泯都围住了,要不是顾泯说了不用跪,只怕这会儿便该是一堆人跪拜他的局面了。

  郢都的百姓们远要比其他的百姓民风开放得多,眼见顾泯那般和颜悦色,提心吊胆担心了一天的百姓们,悬着的心放下去之后,很快便有欢声笑语传来。

  “陛下,我家的宅子都被毁了,工部的大人来勘验的时候,可别忘了给我家修个新猪圈。”

  “陛下,我家的宅子可不小的,那前院的半拉地方,虽然不在房契上,但的确是我家的宅子啊!”

  “陛下……”

  “陛下,皇后娘娘,啥时候准备要个皇子呀,咱们大楚的血脉可不能断啊!”

  一片夜色里,原本寂静的郢都被人打破,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话,顾泯也笑着搭话,不过他一如既往的拉着柳邑的手。

  这位年轻的皇帝陛下和年轻的皇后娘娘,就在郢都城里和那些平日里根本无法见到他们的

  百姓们说着话,这场景,这么多朝代王朝,这么多皇帝,只怕没有哪一个皇帝真正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顾泯,哪里是个普通的皇帝?

  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百姓们都乏了,这才渐渐散去,最后所有人都走了,就只剩下顾泯和柳邑两个人走在长街上。

  顾泯说道:“这样的他们,又怎么不想守护呢?”

  柳邑点点头,之前那些百姓一口一个皇后娘娘,她没有感受到敬畏,只有喜爱和尊重。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让她觉得很舒服。

  很熟悉。

  有时候,归属感就是这么产生的,天底下的关系,或许就是这样,就会有开始。

  “我以后和你一起守护。”

  柳邑开口,“即便你离开之后,我也会守在这里。”

  顾泯点头,“好。”

  这是柳邑的承诺,对于顾泯来说,其实心里是有些不自然的,但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所以也只能如此了。

  能够理解自己的女子,终究是好的。

  顾泯忽然说道:“一定要活下来,活很久很久才行。”

  修行路上,亲友慢慢离去的痛苦,实在是很不好受。

  修行者毕竟不能绝情断性。

  柳邑说道:“我会一直陪着你,就像是我们才见面的时候那样。”

  顾泯笑了笑,不再说话。

  ……

  ……

  离开了郢都长街,回到郢都皇城,这里也是残破不堪。

  这里早就被两人大战毁去了。

  但还是有些宫殿保存的完好,而且早就被收拾出来,可以作为顾泯的寝宫。

  朝着寝宫走去的时候,柳邑的脸突然红了。

  看着远处那座挂着红灯笼的宫殿,年轻的皇后娘娘,想到了些什么。

  她虽然从小便没了娘亲,在玉藻宗里的那些师姐师妹都没有经验,可这些日子,早就有宫里的女官给她说过了这些事情,更甚至有些书已经给她看了。

  那些书里,文字少,图画多。

  栩栩如生,生动不已。

  当时的事情,她没有告诉过别人,因为觉得有些难为情,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难为情的事情了吧?

  她瞥了顾泯一眼,后者面色如常,只是朝着前面走着。

  “你怎么样了?”柳邑有些犹豫,缓慢开口,“伤势重不重?”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游离,心跳加速,十分紧张。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如今的柳邑,很不自然。

  顾泯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挺好的,没什么问题,和普通男人比起来,应该不会差。”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柳邑的脸又滚烫起来。

  从前没有胭脂的时候,女子的脸只为心上人而红。

  来到大殿前。

  顾泯停下脚步。

  柳邑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紧张,她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的。

  顾泯笑道:“真是放不开,就去睡觉。”

  说的睡觉,当然不是在这里睡觉。

  柳邑挑了挑眉,“我天不怕地不怕。”

  “也不怕我?”顾泯贴着柳邑脸颊,口里吐出的热气就在柳邑的耳畔,那股温热,就让柳邑的耳朵瞬间红了。

  又红又烫。

  柳邑往后仰去,顾泯刚想乘胜追击,背后便响起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哈哈哈哈!”

  大殿屋顶上,几颗脑袋都露了出来。

  苏宿领着好几个人,坐到了房顶上。

  仔细一看,这几人除去苏宿之外,有柢山如今的大师兄宋宁以及最天才的周州和葛有鱼,还有才上山的简暮和郁朝。

  这些人,便是柢山的未来了。

  他们都在这里看自己的小师叔。

  当然了,这事情要是没有苏宿牵头,估摸着这些人都不敢来这里看顾泯笑话。

  柳邑扭头朝着大殿里走去,顾泯坐了下来,笑眯眯看着几个人,没有说话。

  “小顾真没伤到什么部位,今晚还能那啥?”

  苏宿一脸坏笑。

  顾泯啧啧笑道:“反正比你好。”

  苏宿挑眉道:“什么比我好?”

  “用剑比你好,酒量也比你好!”

  苏宿嘁了一声,这当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周州喊道:“小师叔,今夜过后,咱们是不是要多个小师弟或者小师妹了?”

  这个家伙当年在柢山后山连老掌教常遗真人都敢挑衅,在自家小师叔面前,胆子不小,自然也放得开。

  顾泯脸色一沉,正准备吓唬吓唬这家伙,没想到紧接着郁朝就开口了,“小师叔,到时候取名字要上心,别乱来啊……”

  顾泯才装出来的样子,瞬间就没了,他无奈道:“大晚上的,都不睡觉,在这里看星星?”

  苏宿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是修行者,我们不睡觉。”

  顾泯终于怒了,他站起身来,破口大骂,“滚犊子!”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

  ……

  顾泯走进大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仙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