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仙朝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年轻十人

第七百一十三章 年轻十人


  /

  战场无事,一众修行者,无论是境界高低的,都难得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在玄天关里,一众年轻修行者,这些日子百无聊赖,便开始打听起来战场外的消息来,他们一晃眼,已经来了战场一年有余,虽说玄天关里还算不错,但总归是比不上各自的仙山,因此也算是离家太久,总会思乡。

  不过即便用秘法联系各自的仙山,也都是没有太多事情,毕竟战场一上,万古协定之下,整个世间都要迎来一段太平。

  能在这个阶段搞事情的,都是一些不要命的家伙。

  不过这样的家伙,注定不会太多,因此大多数修行者得到的消息,大概就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

  一切太平。

  家乡太平,本来换做是哪个离家的家伙,都会觉得是最好了,可在这边,这些修行者,反倒是觉得,没啥意思。

  于是好些人唉声叹气一番,又开始厮混日子了。

  而在浮梦山的庭院门口,玄空急匆匆的赶到这边,守门的两个弟子看着这个年轻和尚,笑问道:“玄空道友,又来见柳师兄?”

  玄空拿着一张写满文字的纸张,脸上满是喜意,听着这边修行者开口询问,呵呵一笑,“论道,论道!”

  那两个守门的浮梦山弟子也没拦着,之前师长就有了说法,说是前来找寻柳师兄的那些天骄,一概不用阻拦,总要让人看到浮梦山的气度才是。

  两人侧身,让玄空进去,看着玄空的背影,其中一人微笑道:“柳师兄虽然出身微末,不过人缘还是极好,你看看,祀山的御风道友和紫金寺的玄空道友,哪个不是心比天高的人物,要是换做一般人站在了他们前面,指不定早就是一番大战了,哪里会像柳师兄一样,和他们结下友谊?”

  另外一人瞥了瞥嘴,“那也得柳师兄自身不凡,你看看,要不是柳师兄能够站稳这天骄榜第一的名头,哪里来的这么多朋友,不过柳师兄也真是了得,之前明明是已经伤及本源了,那次上战场,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可他倒好,硬生生把本源都给修复了,在战场上大杀四方,根本没人拦得下。”

  早先说话的那人笑道:“要不然怎么说柳师兄是天骄呢?这就是真正的天骄,什么苦难都打不垮的。”

  “我反正是很佩服柳师兄的,看起来要不了多久,他就要成为剑仙了,到时候会不会是这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剑仙?”那人一脸向往,即便那创造历史的人不是自己,但能和那样的人身处同一个时代,那也是一件十足的幸事。

  最开始说话那人把脚放在台阶上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脚笑道:“不见得,我可听山上的师长们说过,好些年前,还有个了不起的剑修,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剑仙了,就别说那位,就说顾剑仙,不也是成长极快?之前一直说什么这一代的年轻剑修里没什么出彩的,其实吧,还是不少的,即便是磨,也要在千百年后磨出剑仙来,毕竟剑仙在战场上的杀力才是无与伦比。”

  “那没话说,这位柳师兄以后肯定成为其中最厉害的剑仙,就是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厉害一些了。”

  那人最开始是一脸憧憬,最后又是有些叹息道:“听说洛师姐一直喜欢这位柳师兄,不过柳师兄一直没想法?”

  “要是换做旁人,我肯定站在洛师姐这边,什么人啊?还能看不上咱们洛师姐?可要是柳师兄,还真没办法说……”

  那人叹气道:“柳师兄除去出身之外,不管是相貌还是天赋,咱们洛师姐,还真有些比不上……”

  浮梦山的弟子对于自家师姐的还是十分喜爱和钦佩的,一般时候,都绝对会十分维护自家师姐,但提及顾泯,他们也心里没底。

  那位柳师兄,光是天赋和境界就不说了,怎么相貌也能这么好看……

  这一点,多多少少让他们都比较无奈。

  可除去无奈,也只能无奈了。

  那边,玄空已经敲开了顾泯的门,没等顾泯说话,玄空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将那边的茶壶拿过来,咕隆咕隆的往肚子里灌了一大口茶水。

  顾泯看着他,也看着他手上的那张纸,靠在窗边,随口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玄空大师又来我这小破屋做什么?”

  玄空没多说,只是把手一扬,“你自己看!”

  顾泯接过纸张,上面记录的是一桩战场之外的事情,大概是说之前有个剑修在天仙城那边,招惹了一堆天玄山的修行者,而后出剑,斩杀了不少天玄山的修行者,再之后便被天玄山追杀了许久,不过天玄山都没得逞,只是许久之后,那个年轻人,就这么消失了。

  不过在这故事之中,有好几处地方,都十分的有意思,比如那个年轻剑修在杀了不少修行者之后,重新返回客栈里,说了一句都是锤子。

  而后被追杀的时候,那年轻剑修也说了许多古怪的话语,诸如什么日你仙人板板之类的,数不胜数。

  那好似是某个地方的方言,但好似在这边,并没有收录。

  顾泯把目光放在玄空身上,笑眯眯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玄空看着顾泯这个样子,已经有了些想法,他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苏宿?”

  顾泯笑着点头,“从这上面说的这些来看,也就是他了,如果不是他,肯定没别人了,不过这小子既然来了,梁照肯定也来了。”

  “梁照?”

  玄空有些怪异的看着顾泯。

  然后他从怀里拿出另外的一张纸。

  “上阳山之前也发生了一件事,那位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第一人李迎春,败了。”

  玄空有些感慨的说道:“李迎春本来是上阳山这一代里最强的一人,门下弟子几乎没有可能战胜他,但是前些日子却传来了消息,说有个弟子拜入上阳山,才用了两年时间,便将李迎春第一人的名头夺去了,当然了,依着这个说法,那人肯定不会是咱们这边的人,谁都想得到那是横渡雷池而来的修行者,不过上阳山是在掩人耳目罢了,但即便如此,有那边的修行强者在这边战胜年轻天骄的事情,也很不常见。”

  说到这里,玄空看了一眼顾泯。

  顾泯指了指自己。

  是的,别说是上阳山了,就是这整个世界年轻一代也没一个人能够压住他。

  唯一有可能的御风,还不曾出手。

  玄空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那个人的名字,就是梁照。”

  顾泯一怔。

  玄空补充道:“那个人还是个剑修,喜欢穿黑袍。”

  顾泯无奈一笑,“那就是了,这家伙既然来了,肯定也不会低调的。”

  玄空揉了揉自己的光头,咂舌道:“你们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一下子有这么多年轻天才?”

  顾泯摇头笑道:“要不是有些人不急着过来,估摸着还有,不过有了这两位,差不多你们所说年轻一代剑修凋零的事情,可以不必说了。”

  玄空问道:“那你是说,他们两人差你也差不多?”

  顾泯一本正经的摇头道:“你要记住,不管是谁和我比,都是我厉害!”

  玄空再度翻了个白眼,当真是和眼前的年轻人熟悉之后,他才明白,人真要无耻起来,他估摸着都比不上。

  玄空挑眉道:“你之前托我问的另外几人,暂时没有消息,不过有些微末消息,说是之前有对剑修夫妇招惹了青瓦山,结果后来不久,顾剑仙便上了青瓦山……”

  顾泯点头,那是梁拾遗夫妇,如今的梁拾遗,到了这边,别说剑道进展如何,反正是抱得美人归了。

  不过这位算是自己半个师父,顾泯还是很上心的。

  他和玄空闲聊不少,最后玄空才开口问道:“差不多这最后一场大战之后,双方便要各自修整了,到时候回到那片天地,你觉着你和天玄山的恩怨,能解开不?”

  顾泯毫不在意,“来一个杀一个就是了,在万古协定之下,总不见得真要召集那七八个千秋境一起围杀我吧?”

  只要不是千秋境,哪怕是来二三十个风亭境界,顾泯大概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打不过就跑。

  玄空皱眉道:“七八个千秋境,你当天玄山是卖修行者的?”

  顾泯挑眉道:“一座仙山,七八个千秋境拿不出来?”

  玄空摇头道:“拿倒是拿得出来,不过七八个千秋境,至少也得让天玄山拼老命,要是都死了,天玄山在一日之内,整座仙山的威势便要下落不少。”

  顾泯笑眯眯问道:“那你们紫金寺有多少千秋境?”

  玄空狐疑道:“打我们这群和尚的主意,你有良心吗?”

  顾泯有些无语。

  他只是随口一问,想要知道这些仙山的底蕴,不过玄空倒也是聪明人,用开玩笑的方法提醒顾泯,有些事情,是朋友,也不能说。

  顾泯没办法了,只能再说些闲话,最后过了大半日,玄空有些惋惜道:“说到底这也不是你家,让我想让你尽尽地主之谊也难。”

  顾泯皱眉,然后认真道:“等你去了朕的家乡,朕好好招待你。”

  玄空惆怅的抓着光头,“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屁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什么一座王朝的主人,天下共主,我又没办法查证,还不是只能由着你说。”

  顾泯笑而不语。

  玄空转身要走,还是嘱咐道:“你说的,等那叫苏宿的家伙过来了,一定是要介绍给我当朋友的,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顾泯点头,“等到时候,我和他一起去紫金寺拜访。”

  玄空皱眉道:“你来了,我就真走不了了。”

  顾泯笑道:“那我在你们紫金寺门口找个草屋住下?”

  玄空竖着大拇指,“还得是你。”

  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很快便消失在顾泯的视线里。

  顾泯转身,回到窗前坐下,去把之前还没画完的那幅画拿出来。

  画的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小姑娘。

  其实顾泯本来就不是个擅长画画的家伙,不过像是他这样的天资,只要想学,根本不是太大的问题,因此在之前钻研了不少时间之后,现在他画画,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不错了。

  眼前的小姑娘,虽然说不上是惟妙惟肖,但也十分传神。

  顾泯拿起画笔,一抹剑气涌出,在自己身侧缓慢构建出了一个白裙小姑娘的样子,她仰着头看着顾泯,眼里满是笑意。

  顾泯开心极了。

  他自顾自的画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张画卷,才终于画完。

  不过还没等顾泯怎么去欣赏,结果窗边一只手伸出来,直接将这张画卷就收走了。

  青槐看了几眼,抬起头皱眉道:“这是你闺女?”

  顾泯点头,笑着说道:“好看吧?”

  “依着你的容貌,生出个这样好看的小姑娘,倒也不算是什么怪事,不过怎么不见你画你媳妇儿?”青槐冷笑道:“果然是只知道心疼闺女,结果生闺女的那个女子,就成了个送货的?”

  顾泯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道:“依着你这张嘴,那位李剑仙估摸着也深受其害。”

  青槐听着这话,也不多说,只是瞥了顾泯一眼,只是其中的意思,很是明显。

  顾泯闭口不言。

  青槐挑了挑眉,谈及正事,马上大战就要结束,她要和顾泯一同返回那边,只是最后落脚在什么地方,不太好说。

  寒山那个老家伙估摸着此刻已经身死道消,按理来说,寒山如今就是顾泯的宗门,只是有天玄山那边虎视眈眈,在寒山待着,不见得是个好的选择。

  至于青槐,本来也没有别的地方想去,估摸着她想要的事情,便是见到李扶摇,可惜李扶摇现在踪迹全无,她在哪里去找他?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青槐还是决定要和顾泯一起返回寒山。

  “我是觉得,你在浮梦山待着,要安全许多,即便有什么勾心斗角,你不理会也就行了。”

  顾泯苦口婆心,因为他已经决定了,之后离开,他就要开始做一件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一直做,就肯定会一直麻烦下去,到时候说不定要比宁启帝和晚云真人更招人恨。

  不过顾泯已经决定了,只是青槐和他在一起,注定会有些麻烦。

  青槐看了顾泯一眼,冷笑道:“你不怕死,你觉得我怕死?”

  顾泯默然无语。

  青槐这才继续说道:“你想要做一件大事。”

  顾泯看了青槐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青槐说道:“你觉得天底下的女子,都是像喜欢你的那几个,一喜欢上一个男人了,就傻得一塌糊涂?”

  顾泯苦笑。

  怎么能这么说?那些喜欢我的女子,就是有千般万般不好,怎么眼光也是不错的嘛。

  “我看得出来,我也很有兴趣。”青槐看着顾泯,眯眼笑道:“你是应该明白的吧?”

  顾泯点头。

  只是仍旧有些担忧的说道:“不过肯定是很凶险的。”

  青槐才不关心这种事情,世上的事情,哪里有安安逸逸去干的?

  青槐说完这些,转身就要走。

  顾泯也要转身。

  可就在这会儿,青槐突然转身喊住顾泯,皱眉道:“你不喜欢洛瑶,就一直不要喜欢她,不管因为什么东西,都不要喜欢她!”

  顾泯沉默了一会儿,明白这里面的意思,点头道:“放心吧,我会的。”

  青槐说道:“那你不觉得这么是对不起她?”

  顾泯苦笑道:“洛道友对我的确极好,若是有需要,我可以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但要让我喜欢她,我不会去做。”

  青槐说道:“那她只想你喜欢她。”

  顾泯摇头。

  青槐点头说道:“这种事情,没有开始才没有那么些烦恼,要是一旦开始了,就一辈子都扯不清楚了,我深受其害。”

  顾泯还是苦笑,这种事情,他根本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青槐摆摆手,然后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顾泯最开始不明所以,只是等到之后他转头的时候,在不远处看到了另外的一道身影。

  洛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边。

  估摸着之前说的话,也都被她听到了。

  顾泯再去看青槐,青槐已经转身回到屋子里了。

  顾泯不得已,只能再度转过头来,开口道:“洛姑娘……”

  洛瑶眼里有些失望,也有泪水,但很快便收了回去,她看向顾泯,缓慢的露出一个微笑。

  然后转身就走。

  顾泯张了张口,没能说出什么来。

  ……

  ……

  太平的日子本不长久,不过接下来有个消息流传出来的时候,便让大部人都松了口气。

  起因是那边的入侵者传来了消息,说是最后一战,那边只有十人应战,最高境界在风亭,他们这边,将年轻一代的最强修行者都派遣到战场上便可,人数最少在十人,最多百人。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让不少修行者欢呼雀跃,因为他们不用在踏上战场,但也有不少人担忧,对方胆敢如此托大,其实也说明那一拨天才是真正的天才,那么他们这边的众人,在那所谓的天才面前,能够坚持多久?

  换句话说,是不是他们这边的年轻天才们,这一次踏上战场,是注定的有去无回?

  想到这一点,有好些仙山的修行者都觉得很沉重。

  如果是选百人,那么还好,找一百个年轻一代的修行者上去便是了,可若是这边也只找十个人,那么有一点是可以保证的,那走上战场的十人,都会是这次走上战场的年轻人里,最为出彩的十人。

  或许因为某些考虑,云端甚至还要将那些不曾走上战场的年轻人征召而来,来打这最后一场大战。

  但不管怎么说,对方既然提出这样的想法了,他们若是不应战,便实在是有些太怂了。

  在短短三日之后,云端那边有了消息,云端的几位强者共同决定,在战场上抽调十人,都是年轻一代里的至强天才,要和对面入侵者的年轻天才,决一死战。

  在顶级的修行者对决中,他们永远都没有办法讨得了好处,但不见得是在年轻一辈里,也会溃败。

  因此在云端的决议下来之后,许多仙山的负责人都在叹气,他们可以想到,在这一战之后,自家的天才,肯定是要殒命了。

  两方的差距,他们不用提醒也都知道。

  不过窃喜的也不少,许多仙山的天骄也来了,不过却根本没有入前十的可能。

  一旦决议定下,便是要挑选名额了。

  作为天骄榜第一的顾泯,首当其冲,被划在了名额之中,柢山御风以及苏遮云,两人也是如此。

  天骄榜前三,在一场大战中同时出现在战场上,本来就是罕见,如今看起来第一次同时出现,然后便同时殒命,估摸着也就是这一次了。

  三人之后,玄空入选。

  紫金寺玄空,虽然大大咧咧,到底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

  紫云洞梁溟这次其实也来了战场,不过却没有走上过几次战场,但如今既然没有离开,也是被直接按在了上面。

  天都观岁赢作为天骄榜第六人,自然也没能逃得了。

  等到众人想到了这一点,便实在是有些惊讶,原来在前三之后,早就来了不少天骄,这下可好,天骄榜从第一到第六,没有一个人逃得了。

  只是在第六之后,有好些天骄,都没踏足此地。

  一下子便到了第十五名,浮梦山的洛瑶。

  这位洛仙子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是顿时让不少修行者都泪目了。

  那可是他们心中的仙子,可如今,已经走上这条路的他们,大概率是无法离开了。

  有了洛瑶,这份名单上便有了七人。

  之后三人,藏云剑宗有一位剑修,在天骄榜上排名极其靠后,名为羊杜,另外一人,是烂柯山的修行者,是个女子,面容普通,境界比起来前面这几位,差的太远,名为君雾。

  最后一人,是个散修。

  徐月逢。

  其实这位的境界并不差,在天骄榜上的战功,也是仅次于顾泯和御风的第三人,但在天骄榜排名极为靠后。

  毕竟是第一次登榜,又是个散修。

  不过还是被选中了。

  这十人之中,前面六人,在天骄榜上也是前列,后面一些,稍微差一些,但总归全部都是天骄榜上的天才。

  说是最后凑出这样的阵容,倒也说得过去。

  但不管是谁都知晓,这一次上战场,定然是凶险万分的。

  可既然云端的法旨已经定下,那么这场大战,便成了世间都看着的事情了。

  大战定在百日之后,或许是觉得这些年轻人注定会死在战场上,几个老家伙商议之后,决定在这百日内,十个年轻人,可以破例返回崖城,但是却不能回到那片人间。

  得知这个消息的顾泯,正在画另外一幅画像,这一次,就是柳邑了。

  来送信的浮梦山弟子有些伤心的说道:“本来就是胡闹,真不知道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像是柳师兄这样的人,肯定不该去送死的啊,顾师兄你应该成为更了不起的人啊!”

  顾泯打断这个浮梦山弟子的话语,打趣道:“你这么说起来,是觉得我肯定要死在那边?”

  那个浮梦山弟子一怔,随即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也是听别的师兄说的,不过我想着,柳师兄这么厉害的人,肯定是不会死在那边的。”

  顾泯点了点头,然后又笑道:“不好说,但我觉得我怎么都不该就这么死了才对。”

  那个浮梦山弟子连连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

  顾泯挥挥手,倒也没多说什么。

  既然知晓了这件事,他也就不在这里呆着了。

  之后百天,他要在崖城度过。

  那浮梦山弟子要转身离去的当口,顾泯忽然说道:“帮我问问你们洛师姐,我马上要返回崖城,她要不要一起。”

  那浮梦山弟子点头,很快离去,又很快归来,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洛师姐说了,柳师兄一个人去便好,她这百日她要闭关修行,不乱走。”

  虽然早知道大概会是这个答案,顾泯也还是有些无奈。

  向那个弟子表示感谢之后,顾泯返回房间,收起那张还没有画完的画卷,然后去向青槐告别。

  后者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晓了。

  这位当年妖土大妖的闺女,可不在意这些事情。

  顾泯倒也没多想什么,去给对面的苏遮云说了这件事,后者却是破天荒的提出同行。

  顾泯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

  顾泯问道:“你兄长呢?”

  苏遮云摇头道:“他在什么地方都一样,从来不在意。”

  顾泯原本是准备去和他告别的,想了想,百日之后,要不了多久,就要再度并肩而战,也就算了。

  最后他和苏遮云一起,踏上了返回崖城的通道。

  ……

  ……

  返回崖城,倒也迅速。

  那一座雄城,囊括之大,不亚于半座道州。

  看着眼前的山清水秀,顾泯深深吸了口气,在战场上,入目之处,除去肃杀之外还是肃杀,虽说在那边待着的日子并不长久,但是对于来说,也是极不习惯的。

  返回崖城,感觉颇好。

  苏遮云就在他身侧,这个女子神情一向是淡然的,即便看到顾泯这般,也当作没有看到。

  不过她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很喜欢这里?”

  顾泯摇头,“不怎么喜欢,但这个地方,怎么也会比战场上好。”

  苏遮云点头道:“倒也是。”

  不过很快她就摇头道:“我原本以为像是你这样的人,应该全然不在意外界的东西,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从那边而来的修行者,的确和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对于这种说法,顾泯一笑置之。

  他只是想着,这些仙山弟子一直在山上修行,所见所闻,全部都是山上风景,当然和他不一样。

  在走上山顶之前,顾泯可是在山下走来走去很多年。

  两人一路闲聊,不过都是顾泯说得多,苏遮云听得多,说得少。

  突然间,苏遮云问道:“这十人之战,你是怎么看的?”

  顾泯笑道:“不太清楚,这十人的水准到底如何,如果人人都如同轩辕一般,估摸着除去我和你们兄妹两人之外,其余人都要吃瘪。”

  苏遮云说道:“那到了战场上,我们三人的压力很大,说不定我们都要死在战场上。”

  顾泯点头道:“我知道,而且我也想过,说不定是那几个老家伙因为想弄死我,才安排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几个人,大概是会因我而死?”

  苏遮云挑眉,这一点他倒是也想过,如果真是这样,为了让顾泯去死,那些强者竟然不惜赔上另外几个天才的性命。

  那么这个世界,估摸着是真的是烂到了骨子里。

  顾泯知道苏遮云的想法,微笑道:“不妨往好的方面去想想,说不定是那些强者明白了让你们生活在温和的环境下没有好处,所以决定让你们都去试试这样的局面?”

  苏遮云淡然道:“你觉得我像白痴吗?”

  顾泯笑而不语。

  事情嘛,总有从好的方面和从坏的方面去想嘛。

  苏遮云说道:“但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顾泯想了想,然后才向苏遮云吐露了心里的想法,“他们想要我死,我已经很清楚了,但是绝对不敢大张旗鼓的杀我,要不然云端的强者出手,不也能杀晚云真人?至于杀我,不更简单?”

  “既然他们有无法堂而皇之杀我的理由,就只能做一些看似合理的决定来杀我,既然如此,这样的决定,一定不会太离谱,既然不会太离谱,我为什么不能活下来?”

  只要有生机,即便是被压在石头下面的嫩芽也会顶翻大石头,来看看这个人间。

  顾泯说道:“我渐渐明白了,我来之前,我的两位祖宗,在这边做的事情了。”

  苏遮云说道:“所以你很赞同,而且要做类似的事情。”

  顾泯笑道:“为什么不?”

  苏遮云看向顾泯的眼睛里有许多复杂的情绪,她没想到,顾泯说话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深思熟虑,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顾泯笑道:“人这一生,大多数都在为了自己,但总会有些人,会在为自己之外,再做些事情。”

  “比如?”

  苏遮云看向顾泯。

  顾泯没说话。

  有些事情,还没开始做,说出来其实没啥意思。

  两个人复归沉默,继续赶路。

  没要多久,两人便路过一处景色不凡之处,是天上河。

  之前大战之前,在这里修行的修行者颇多,但随着那些修行者离开这里,去到战场上之后,这里的修行者便只有寥寥了。

  都是有各种理由得以在这崖城里生活修行的修行者。

  顾泯说道:“像是这样的地方,你肯定没有去坐过,要不这会儿,去看看?”

  苏遮云说道:“你陪我一起去。”

  顾泯想了想,但还是没有拒绝,两人来到天上河那边,但苏遮云只是看了一眼,便转头了,她对这里不太感兴趣。

  顾泯也有些无奈,但除去陪着离去,也没别的想法。

  苏遮云这样的女子,顾泯是第一次遇上,也没什么办法,直来直去的,好似不仅女子应该上心的东西不上心之外,也对修行没啥兴趣。

  至少不会每时每刻都想着修行。

  这也是天赋好,所以注定不用那么苦。

  这像极了当初的苏宿,不过苏宿比起来苏遮云,就要差不少了。

  两人离开天上河那边,很快便到了武圣庙那边,顾泯看着那一片云雾。

  之前有人说,那武圣的棺椁就在这里。

  苏遮云开口说道:“那棺椁里没有武圣的尸体。”

  作为祀山弟子,她知晓的东西,远远要比顾泯多得多。

  顾泯哦了一声,随口问道:“那武圣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苏遮云摇头道:“不知道,但当初尸体是他自己选择下葬之处的,就连云端的那几个强者,都不知晓。”

  武圣当年殒命,殒命之地都已经变成了一片诡异之地,而在死后,他的残魂,其实还带着自己的尸体去找寻了一处下葬之地,不过这地方在什么地方,注定没有人知晓。

  顾泯嗯了一声,对于这边的很多事情,他还是有不少东西是不清楚的。

  两人最后走了许久的路,足足花了十日光景在赶路途中,苏遮云有些疑惑道:“总共百日光景,你也愿意花费十日功夫在赶路上?”

  她问的是顾泯为什么不御剑。

  要是御剑的话,大概要快不少。

  顾泯满不在乎的说道:“又不是说非要在什么地方待上一百天,到处走走也是好事,反正都不是家乡,哪里都一样。”

  苏遮云更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了。

  好在两人,很快便回到城池里,看到了不少修行者。

  顾泯最后临近小巷之前,苏遮云和他分别,苏遮云要在附近找个地方修行,至于顾泯,自然是要去那条小巷。

  临近小巷,顾泯笑容灿烂。

  一踏入小巷,小巷里立马就投来不少目光,那小巷几人,全部都看向走入小巷的顾泯。

  胭脂铺妇人最先开口,这个妇人一巴掌把手里的瓜子丢在桌子上,骂道:“你这小子总算回来了,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的?”

  顾泯一边朝着里面走,一边打趣道:“这也不能怪我,再说您没我的时候,不也是一样的过?”

  胭脂铺妇人最开始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意思,但很快便缓过神来,眉头皱起,咋的,这小子上了一次战场,就他娘的变成这样的男人了?

  她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拍了拍一直蹲着剥瓜子的女娃,说道:“你爹回来了,叫爹。”

  小姑娘站起来,还真就朝着顾泯喊道:“爹!”

  顾泯一怔,随即想到之前在庙里救下的那个鬼婴,一晃眼,都这么大了?

  顾泯有些无奈,但终究是没说什么,只是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然后顾泯朝着那边酒铺子喊道:“前辈,有没有桂云酿,来一坛!”

  那卖酒女子沉默不言,只是很快便提着一坛酒出来,然后她身边铺子里的几人,都提着凳子走出来,很快,就在小巷里一字排开。

  就连书摊铺子的老摊主,也都走了出来。

  谢宝山拍了拍顾泯的肩膀,笑呵呵说道:“爷们,没丢人,杀了这么好些人,真是了不起!”

  胭脂铺妇人埋怨道:“我在十日之前就听说你们这几个娃娃能返回崖城,就知道你想着要来,可怎么这会儿才回来,耽误了整整十天?”

  顾泯理直气壮,“赶路也要时间不是?”

  胭脂铺妇人冷笑一声,“估摸着你就是跟哪个狐狸精厮混去了!”

  顾泯不说话,这是欲加之罪!

  老摊主开口说道:“这都是小事,这小子能回来看看我们这帮老家伙,是将我们当长辈了,就冲着这点,回来晚一些,不算事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仙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