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抗战最牛山寨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打脸时刻

第四百八十一章 打脸时刻


  高九尽管身手了得,面对着猛然刺过来的一刀,仍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他急忙躲闪,指挥刀刺穿了他胸前的衣服,紧擦着他的胸膛经过。

  用刀刺高九的人正是朝香宫亲王,他看到自己一刀刺空了,立刻回刀横向砍来。高九哪里能够给他第二次挥刀的机会,他一伸手就抓住了朝香宫亲王握刀的手腕,向前一拉,脚下一个勾踢,朝香宫亲王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高九上前一步,左手抓住了他的后脖领子,右手就把枪口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面对着如此的劲敌,朝香宫亲王只好放开了手中的指挥刀。

  高九左手一拉,让朝香宫亲王站了起来,右手的枪口依旧顶着他的太阳穴。

  这时门口已经出现了一大群日军,他们看到眼前这种情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纷纷叫喊着:“快放开殿下。”

  “不要伤害亲王殿下。”

  高九现在有人质在手,他轻松地说道:“你们最好先退出去,否则的话,你们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那些人拥挤在门口,不敢继续向前,但是也不肯离开。

  高九在朝香宫亲王的耳边小声说道:“亲王殿下,我是桃花山高九,有事情要跟你商量,请你让他们先退出去。”

  朝香宫亲王自幼练习剑道,可以说得上是个武术高手,但是他在高九面前,也就只有刺出一刀的机会。面对着这样的高手,他的心中除了恼怒之外,还是有几分钦佩的。他正在琢磨,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厉害的身手?听到高九的话后,顿时就明白了。

  朝香宫亲王是一个大人物,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他仍然保持了从容镇定。他知道,在高九的面前,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他对门口的那些日军官兵说道:“你们都退出去,把门关上吧。”

  那些人担心高九会伤害朝香宫亲王,都乖乖地听从命令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但是并没有关严,留了一个缝隙,好方便重新冲进来。

  高九放开了朝香宫亲王,态度和蔼地说道:“亲王殿下,请坐。”

  朝香宫亲王坐在了沙发上,高九也坐在了他的旁边,两人彼此互相打量。

  高九看到朝香宫亲王50岁左右年纪,面目清秀,一表人才,既有久居上位的威严气势,又有饱读诗书的儒雅气质。他不由得暗暗点头,果然是天黄贵胄,不同凡响。

  朝香宫亲王看到高九相貌堂堂、英俊潇洒,浑身散发着一种彪悍的气质,脸上的表情却亲切和蔼。不由得暗自赞叹,这位著名的悍匪果然非同一般。

  高九看到茶几上的茶壶,首先给朝香宫亲王到了一杯茶,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自己喝了两口之后,说道:“亲王殿下,冒昧前来拜访,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朝香宫亲王聪明绝顶,听到高九这么说,他就基本上猜到了高九的来意。

  他说道:“高先生有话请讲。”

  高九说道:“我的一个手下被你们济南的日军给抓了,他们让我去救人,又在那里埋伏了成千上万的人。我既想救人,又不能去钻他们的圈套,只好找一个人来跟他们进行交换。我在济南、天津、北平、青岛等地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跑到上海来请您帮忙了。”

  朝香宫亲王看到事情跟自己猜测的一样,他的心里就踏实了下来。他耳熟能详,知道这个家伙虽然凶恶,但是却十分守信用,只要自己能够跟他谈妥条件,安全脱身应该不成问题。

  想通了这一点,他也轻松地说道:“高先生,久闻大名,这件事情好说。你还有什么其他条件?全都告诉我吧。”

  他十分清楚,自己是一个亲王的身份,去换桃花山的一个小土匪,高九的条件绝不会就这么简单。即便是高九同意这么换,他还不愿意呢。

  他毕竟是天黄贵胄,堂堂的日本亲王,如果就跟桃花山的一个小土匪互换,他还觉得丢人呢。

  高九笑道:“亲王殿下果然豪爽!您看这么行不行?您派人通知济南方面释放我的那个小兄弟,另外再给我100万大洋如何?”

  朝香宫亲王原本也有些担心,高九会提出让他难以接受的条件,比如说一些会有损于他声誉的条件。没想到高九的要求就这么简单,他毫不犹豫地说道:“高先生是个爽快人,那么我也同意你的要求,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高九说道:“亲王殿下,我能够安全离开,恐怕还要委屈你一下送我出城,等到履行了咱们约定的条件之后,立刻就会让你安全地离开。”

  朝香宫亲王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相信高先生的为人,就这么办。”

  高九笑道:“那就谢谢亲王殿下了。”

  朝香宫亲王对着门外喊道:“进来一个人,不要带武器。”

  朝香宫亲王的贴身副官马上就举着双手,走了进来。

  朝香宫亲王说道:“你立刻给济南第12军司令官发电报,让他们立刻释放被他们关押的那个人。”

  说到这里,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叫什么,于是,就望向了高九。

  高九说道:“就是济南方面今天即将公判的丁杰。”

  朝香宫亲王接着说道:“你给我准备一辆车,我和高先生出城一趟,你们任何人都不得跟来,也不要做出任何不友善的举动。此外,你再准备100万大洋,送到高先生指定的地点。”

  他的副官有点儿犹豫,不是担心钱,也不是在意那个丁杰,他只是担心亲王殿下被绑匪带走,会不安全。他嘴里答应着,脚下却没有动作。

  朝香宫亲王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平静地说道:“你不必担心,高先生信诺如山,他是不会伤害我的。”

  朝香宫亲王的副官精明能干,他也看过报纸,知道济南城那边的情况。他知道丁杰的安全,就是朝香宫亲王的安全。

  他马上说道:“亲王殿下,我现在马上去给济南的第12军司令官阁下发电报,其他的事情请稍等一下。”

  朝香宫亲王点头说道:“你去办吧,出去后把门关上。”

  朝香宫亲王对高九十分好奇,说道:“高先生真是好身手,我是剑道的九段,在整个日本国也没有多少人是我的对手,我却在您手下走不了第二招。您这样的身手是如何炼成的,使用的又是什么功夫?”

  高九说道:“亲王殿下,您大概从小就练习剑道,那可是真功夫,我这点儿本事说来有些惭愧,并不是辛苦练来的,而是天生的体质就超过常人……”

  两人十分轻松地闲聊了起来。

  此时,是8点17 分。

  济南城。

  济南方向的日军收到电报的时间是8点31分,秘书课翻译出来之后,是8点34分,送到第12军司令官手中是8点37分。

  第12军司令官看完电报之后,急忙让副官到市政厅东广场去释放丁杰。

  上海快遣军司令部办公大楼。

  在办公大楼二楼的走廊里挤满了日军,军统女特工就在人群中观望。

  原本她的心情忐忑不安,当听到站在前面的那些人的议论,知道高九已经成功地劫持了朝香宫亲王,她的心也就踏实了下来,在心中暗暗赞道:“高九果然是一位,能够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超级英雄。”

  不知怎的,当她的眼前浮现出高九那张英俊的面庞时,心中竟然如同撞鹿一般,面孔也微微泛红。

  不久以后,她就看到前面的人闪开了一条通道,高九用手枪顶着朝香宫亲王的太阳穴,走了出来。看到了军统女特工,他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军统女特工一双妙目满是崇拜的小星星,随即闪过了奇异的光芒。

  朝香宫亲王的副官已经安排好了车辆,由他负责驾驶,带着高九和朝香宫亲王离开了锦云饭店,朝着上海西面驶去。

  出了上海市区之后,高九让那位副官下车准备那100万大洋,然后等他的电话,过来接朝香宫亲王。

  副官下车之后,朝香宫亲王开车朝着高九指定的地点驶去。

  不久以后,在郊外的一个岔路口上,看到了等在路边的方允武和几名军统特工,他们正站在一辆轿车跟前,等待高九的出现。

  方允武看到高九真的成功地劫持了朝香宫亲王,钦佩不已,由衷地赞道:“九爷真是神人。”

  他十分开心,一方面是因为高九平安地回来了,另一方面,抓到朝香宫亲王是一件天大的功劳,军统上海站起到了积极的配合作用,他们的功劳也是跑不了的。

  方允武上了高九的车,两辆轿车继续向西面驶去。

  济南城。

  在市政厅东广场上围了数百人,这些人全部都是经过挑选的日伪方面的人员,其中还进去了大量的日军便衣,站在会场前面的是各大媒体的记者。

  今天是一个大新闻,济南城新闻媒体的记者前来采访的有四十多人,其中包括七八名国外媒体的记者。

  不得不承认,这些战地记者们是一群勇敢的人。他们明明知道,今天这这场公判大会高九会前来出手救人,这里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杀戮的战场。虽然他们知道高九向来不会滥杀无辜,可是,枪弹无眼,一旦打起来,他们这些人还是有很大的危险。但是为了新闻,这些人也是拼了。

  9点整。济南市高等法院的伪副院长宣布公判大会开始,一群日本宪兵就把丁杰押了出来。

  为了防止高九把人救走,他们不仅把丁杰五花大绑,还在他的身上拴上了绳子,另一端握在四名日本宪兵的手中。

  那名高等法院的副院长拿着一份稿子,洋洋洒洒地念了起来。

  没有人在听他说什么,大家都在等待高九的出现。

  滨田义至混在人群当中,留心着周围的动静。

  此时,第12军司令官的副官正在驱车赶往市政厅东广场的路上。

  副官不断地催促司机加快速度,司机猛踩油门,把轿车开的飞快,将一辆辆正常行驶的轿车甩在后面。

  这样的疯狂的情形,在上海的街头并不多见,尤其是轿车上插着日本旗,被撞死撞伤只能自认倒霉,因此,车辆和行人纷纷躲避。

  前往市政厅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滨海东路,一条是翠园路。滨海东路是大道,但是要多走一个直角,翠园路是一条斜道,道路较窄,却是一条直线。司机为了赶路,就走上了翠园路。

  在上海,市政厅也管辖着一支人数众多的交警总队,交警们看到这样的情形,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轿车一路撒欢儿,眼看着就要驶过翠园路了,忽然前面很多车辆都停了下来,几名交警正在维持秩序。

  副官的轿车不得不停了下来,他从车窗探出头去,大声地骂道:“八格牙路,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名交警急忙跑了过来,立正敬礼,点头哈腰地说道:“太君,前面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暂时是无法通行了。”

  “八格牙路。赶紧倒车!走滨湖东路。”副官也不废话,让司机立刻掉头。

  那名交警望着轿车消失的背影,低声骂道:“你才八格牙路呢。你全家九格牙路。”

  在市政厅东广场上,济南市高等法院副院长终于念完了稿子,按说,宣布完了丁杰的罪状之后,就应该马上宣布将丁杰押赴行场,执行枪决。

  可是他没有这个权利,自动地让到一边。

  接下来主持会议的是浅野,说实在话,虽然他自认为滨田义至能够保佑他们特高课的人,可是,当他一想到高九马上就会出来救人的时候,他还是十分紧张,双腿不由得微微有些颤抖。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对记者们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有什么问题你们现在可以提问了。”

  记者们根本就不关心丁杰这个案件的本身,他们最想问的问题,就是高九是否前来救人?

  记者们纷纷举手,要求提问。一位米国星条报金发美女记者,在浅野看来十分顺眼,于是就让她先来提问。

  金发大洋妞儿问道:“主持人先生,你们举办的这个大会,是为了抓前来救人的高九,请问,高九是否会前来救人,是否能够把人救走,他如果来了,你们真的能够抓住他吗?”

  在场的记者们,想问的其实就是这些问题,于是大家纷纷放下了手,拿起彩访本儿准备做记录。

  提到高九,浅野还是有些害怕,别看他在背地里慷慨激昂,可是他知道,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所说的话,高九是一定能够听到的。他不由得犹豫了起来,想着如何措辞。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一道阴冷的目光,他看到了滨田义至正躲在人群中盯着自己。

  浅野心中十分不满,滨田义至身为特高课的课长,他本来应该主持这次会议,现在却让自己一个小小的情报股长来抛头露面,这不是明摆着让高九恨上自己吗?

  可是,他无可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人家是大官呢?

  浅野鼓起勇气,故作轻松地说道:“我大日本黄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高九如果胆敢前来救人,他一定插翅难逃。

  我认为高九没有这个胆量前来救人,他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如果他真的要来救人,为什么现在还不出现?”

  说实在话,记者们都是聪明人,都有着基本的常识,他们也认为高九不会出现在这里,这样做实在是有些不明智。

  可是,高九的名声如雷贯耳,而且他是一个守信用的人,他是一定会营救丁杰的。大家都想不明白,高九如何能够救出丁杰?

  高九迟迟没有出现,记者们对其他的事情也不感兴趣,大家都不再提问,会场上气氛十分尴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此时已经是9:40了,距离高等法院的副院长宣判宣布完了丁杰的罪状,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了。

  滨田义至确信高九不敢来了,眼看着再等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他自己就走上台来。

  他得意敌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你们大家都看到了,高九其实就是一个懦夫,不折不扣的胆小鬼,罪犯丁杰就在这里,他却不敢前来救人。

  高九一直嚣张,但是在我们大日本黄军的面前,他还是无能为力的。他没有这个能力,把他的手下救出去。

  在这里,我提醒那些跟着高九一起与大日本黄军作对的人,你们也都看到了,高九卑鄙无耻、懦弱无能,你们跟着他一起对抗大日本黄军,你们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高九却躲了起来,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去死,你们不觉得自己十分可悲吗?”

  滨田义至说到这里,松田将军觉得,今天滨田义至的话说得很解气,于是带头鼓起掌来。

  周围的观众们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日伪人员,他们一起跟着热烈地鼓掌。

  滨田义至受到鼓励,越发地慷慨激昂,他疯狂地喊道:“高九,你这个无能懦弱的胆小鬼,有本事你就来救人啊?

  高九,你这个可笑的家伙,有本事你就把丁杰救走啊。

  高九,我再等你三分钟,有本事你就来,没有本事把人救走,你就滚回你的桃花山,藏在那耗子洞里一辈子别出来了。”

  滨田义至的话在日伪人员听起来,简直是太解气了。

  高九就像一朵阴云,笼罩在山东方面的日伪人员的头上,已经太久了,今天大家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们再次热烈地鼓掌,很多人大声地叫起好来。

  三分钟的时间到了,滨田义至志决定不再等下去。他认为,高九是不可能前来救人了,只要能够按照正常的程序,将丁杰执行枪决,这就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他用目光征求了一下松田将军的意见,松田将军点了点头。

  滨田义至再次说道:“你们大家都看到了,高九这个懦弱无能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敢出现在这里,也没有本事把丁杰九出去。

  现在我郑重地宣布,对丁杰这个可恶的投毒者执行枪决,立刻执行。”

  两名膀大腰圆的日军宪兵走上前来,在丁杰的腿弯上猛踹一脚,让他跪在了地上。一名日军宪兵端着一支三八枪,“卡啦”一顶上了子弹,就对准了丁杰的后脑勺。

  滨田义至高举右手,只要他向下一挥,刽子手立刻就会开枪。

  滨田义至此刻的心情已经爽到了极致,可是,广大的抗日军民心情却沮丧到了极点。

  滨田义至这次准备充分,在举行公判大会的时候,不仅请来了很多的记者,还安排了现场直播。大功率的无线电播音设备,发出的广播的声音,凡是有收音机的人都能够听到。

  欧阳雪、林燕妮、姜小妹听到这个消息,都感到十难过。她们主要是担心高九的名声,从此以后,这件事情会成为高九身上的一个污点,作为高九的女人,她们可不想让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受到任何的质疑。

  桃花山游击队的队员们也都有点儿泄气,他们也认为,九爷这次演砸了,他们不明白高九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九爷神话一般的传说,似乎就有点儿那么不太精彩了。

  第九战区、第五战区、军统方面,那些熟悉高九的人,也都为他感到难过。

  国府方面的大人物也感到有些不满,操着浙江腔骂了一句:“娘西皮!这个高九实在是令人失望了。”

  人们都在等待着那一声枪响,这声枪响却迟迟没有到来。

  滨田义至十分得意,为了保持最佳效果,他迟迟没有下达枪决的命令。他大声喊道:“高九,你这个懦夫!从今以后,再也不要舔着脸,说你是什么英雄豪杰。其实你就是个胆小懦弱的鼹鼠,钻进你们桃花山的那个老鼠洞里、再也不要出来了。”

  滨田义至觉得,一直以来自己所受的气,在这一刻充分地发泄了出来。他志得意满,把手再次向上举高,张嘴就要喊:“行刑。”

  就在这时,人们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声,接着围观的人群纷纷躲向了一边,一辆轿车冲了进来。

  第12军司令官的副官把头伸出窗外,大声喊道:“枪下留人。”

  突如其来的情况,令在场的人都十分吃惊。

  滨田义至的手举在空中,十分尴尬。他不解地望着副馆,心中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感觉到打脸的大巴掌,马上就要煽过来了!

  收音机前面的广大抗日军民,没有听到枪声,却听到了副官的高声喊叫。大家顿时精神振奋,他们也都预感到是高九出现了。

  汽车还没有停稳,那名副官就急匆匆地跳了下来。他跑上前来,见到松田野将军,顾不上礼节,直接就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松田将军面色苍白,对已经走过来的滨田义至,无奈的说了一些什么。

  滨田义至吃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板上了,他的脑子有些短路,胸口一热,鲜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再也无力承受了。

  松田将军看到他这个样子,只好把浅野叫了过来,对他吩咐了几句。

  浅野的吃惊程度也不亚于滨田义至,不过,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不是大官儿,不用承担主要责任,还是有好处的。

  他回到了台上,站在哪里张嘴结舌,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宣布这个消息。

  记者们现在十分兴奋,他们知道,一定是高九做了什么手脚。这可是一个重大的新闻,他们这次顾不上举手提问了,纷纷问道:“主持人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浅野十分尴尬地宣布道:“经过调查,丁杰所犯的罪行并不属实,投毒者另有他人。现在我宣布,丁杰无罪释放,公判大会到此结束。”

  记者们都是一头雾水,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都很不满意,纷纷大声追问。

  浅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朝着台下走去。

  广大的抗日军民,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他们看到日军被迫释放了丁杰,都感到十分解气。

  欧阳雪、林燕妮和姜小妹,一个个兴奋得热泪直流。她们心目中的九哥,是绝不会令她们失望的。

  桃花山的人们有些不好意思,他们居然只是在一瞬间,质疑了自己亲爱的九爷,但是这也是不应该的。对于这样的结果,大家都十分兴奋,纷纷鼓掌叫好。

  地下党负责人从收音机里收听到了这个消息,丁杰终于安全了,他的心也放了下来。他由衷的称赞道:“高先生真是英雄豪杰,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

  宁文,宁武等人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宁武得意的说道:“俺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俺家九爷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徐忠明和周名山放声大笑,马上吩咐人摆上酒宴,以示庆贺。

  军委会的大人物满意的裂开了嘴,露出了一口刷得洁白的假牙。再次用江腔说道:“这还差不多,这个高九还真是个人物。”

  正在这时,军统大老板求见。

  大人物知道他来的目的,一定跟高九有关,马上就接见了他。

  当高统大老板汇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大人物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他说道:“这个高九竟然抓了朝香宫亲王。很好,注重有赏,奖励他5万大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抗战最牛山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