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华娱之别样人生 > 第7772章:

  镜头语言,是一部影视作品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它能将角色表演与情节内容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并且展现给观众,起到了很好的视觉传达效果。《一代宗师》是一部以武术为题材的作品,武打画面的大量展现就是作品最大的特色,也是孟轻舟和杜克峰镜头最关注的地方。

  画面的色彩与光线方面,拍摄前孟轻舟和美术指导霍庭潇就定下全片的色彩基调,基本上采用了黑色作为主色调。

  具体体现在剧中人物的服饰底色方面,黑色代表了神秘与庄严,作为武术高手被穿着该颜色的服饰显得十分合适。

  在光线方面,也采用了头顶光线照射,要突出人物的个人特点。

  “轻舟,我觉得拍摄很顺利啊,没有你开机前想的那么麻烦!”

  老孟心里偷笑,他又不是墨镜第一次拍,还需要磨演员,需要考虑台词的变化,几乎就是以成片的形式在复制,想搞新意思,都没啥机会,当然快了;

  “全是高手,当然快了!”

  自从上次小鱼差点被人曝光后,丫丫再也不敢带孩子瞎逛了,最多就是在酒店里走走;

  孟轻舟就没啥忌讳了,此时抱着小鱼在酒店顶层的花台边散步;

  “以前听你说章子亦怎么样怎么样的,我和紫萱她们还有些不服气,这次我是真的服气了,就是你那句话,宫二这个角色舍她其谁!”

  有人用脸演戏,有人用心演戏。轻微到只有一毫厘的蹙眉,不完全盈满泪水的眼眶。

  年轻时要面子的骄傲,暗自咬唇的,是玉娇龙的烈和倔强。成熟后的沉淀和醇绵。独自练武的意气风发,一扇门后面勾起的嘴角。

  丝绒红唇,一袭大氅。

  宫二只能是章子亦。

  今天是童丽雅第一次出场,因为小鱼的原因,孟轻舟向梁超伟、章子亦他们解释了一番,目前都紧着她的戏先拍,

  一共六场;

  叶问带张永成去金楼听曲儿;

  在感受到周围世俗眼光下,叶问握住了张永成的手;

  每个晚上,张永成都会为叶问留盏灯;

  张永成为叶问擦身子;

  叶问和张永成,及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有家族拍摄全家福;

  为让丈夫无后顾之后,张永成提出带孩子去乡下;

  就这么短短的六场戏,童丽雅依然耗费了剧组两天的功夫,好在梁超伟性格柔和,又看在老孟的面子上,没有人说什么;

  “你们几个的戏路和子亦的完全不同,强弱先不提,那股子气势,差太远了!”

  “是是是,给你孟导丢人了,回去我就再进学校进修,好不好?”

  酒店的天台是剧组几位主演的活动场所,因为有时候孟轻舟和宁耗、老杜、袁指导他们会在上面开会,工作人员和酒店服务人员没有允许是不会上来的;

  两人闲逛了不到几分钟,梁超伟和任达桦、宁耗等人就提着一瓶红酒上来了;

  “哟,今儿个你俩来的早啊!”

  丫丫很不好意思的给梁超伟再次道了歉,因为她的缘故,今天确实让男神受累了;

  “没事,丫丫你别自责,演戏本来就靠感觉,我以前也经常被王家未在片场教训,拍2046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哭了几天,当时把嘉玲都给吓到了!”

  “真的啊,我还以为你在片场应该很轻松的!”

  演员首先是一个人,是人就有自己的体味和气质。所以,有的演员穷其一生,都在追索那种“一直在找的角色”。其实就是和自己很像的那种人。

  但这是命,有人第一部电影,就遇到了,比如林青霞,对,就是《窗外》。有人好久才找到,比如菲利普·塞默·霍夫曼,他在从业13后年,去世的9年前,找到了《卡波特》。

  当然,更多的人,一生都没找到。

  对演技的评判也多元,现在很多都觉得演技好的,其实是暴力演出,跃出了电影基本层面,是对电影整体的伤害。

  一个演员真正好的演技,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是集体创作,在演员身上的折射;

  比如《加勒比海盗》,从导演到剧务,都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约翰尼·德普,“你这么演,会毁了这部电影的”。只有制片人布鲁克海默看了说,“就这么演”;

  其实,作为制片人,拿这么大个明星能怎么样,除非想一拍两散,但稍后,全世界人民爱死了这个翘着兰花指的海盗了。

  章子亦当然和杨小狐她们不同了,一个是偶像、一个是演员,能一样吗?

  耗子给孟轻舟倒了一杯酒,努努嘴,两人走到一边;

  “这片被你拍成文艺片了啊,我是没怎么看懂剧情,就觉得台词牛逼了!这玩意能有票房?”

  “管他呢,拍的爽就行,再说了,能看到梁超伟和章子亦对飙,还不过瘾啊!”

  宁昊之前对梁超伟有些疑惑,总觉得超伟的演技是被很多人吹出来的,认为他一副阴沉忧郁相,表演局限性大。

  在剧组待了快两周,如今对超伟的演技,尤其是在自主演技意识方面,他和老孟都认为在整个华语圈都是出类拔萃的。

  “还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梁超伟算是我来剧组最大的收了,这家伙没事的时候随时捧着书,不是村上春树就是三岛由纪夫,好家伙,太文青了吧!”

  老孟前世看过梁超伟的一个采访,他自己说过,最喜欢的作家是村上春树,沈从文,以及三岛由纪夫,

  “你不觉得他是在书里找角色或者他个人的风格吗?”

  “我就看过沈从文的《边城》,其他就不熟了,有你说的这么离谱?那不是和名叔差不多了?”

  沈从文的清淡秀美,梁超伟电影《哥哥的情人》《悲情城市》,有没有一点这种感觉?

  三岛由纪夫的压抑阴暗,《色戒》有没有这种感觉?至于村上春树的俏皮和情调,这个在梁超伟的那些比较轻松的电影里几乎处处都有影子;

  也就是说,梁超伟把他生活中看到的东西都“化”在他的表演里了,而且自我意识特别强烈的使自己的表演风格固定在了他自己喜欢的风格上。

  童丽雅则是和章子亦、梁超伟闲适的在天台散步;

  章子亦好像对小鱼很有兴趣,征得丫丫同意后,从婴儿车里把小鱼抱了出来;

  梁超伟在香港见多了哪些富豪未婚生子的事,一点也不觉得诧异,相反还有些认同感;

  “子亦,难怪轻舟最早确定你演宫二,真的很厉害,我感觉你一直在压着情绪,是这样吗?”

  轻轻拍动着小鱼的后背,章子亦看了眼梁超伟,想了想才开口说到:“也不是压着,之前孟导说过,尽量用五官的微表情来弱化情绪,要把宫二的无奈和愤怒克制到极点,我起初也没理解他的意思,还是伟仔帮我分析过,他应该是想让观众在观影的时候积蓄情绪,这样的冲突感要强一些!”

  “梁先生不愧是影帝,这次真的让我学到很多!”

  梁超伟本是不健谈的性子,此时也不得不谦虚几句:“没有没有,子亦也很厉害的,内地的很多演员都很厉害,像姜闻、陈道名老师、葛尤,还有这两年的黄博,都很厉害!”

  “伟仔,孟导以前说过,港台演员里,真正能称作一流的,就是周闰发、张国荣、周星驰加上你,其他人好多都是模仿你们几位,你觉得他说的有没有道理?”

  “可能是孟导眼光高吧,其实香港有不少好演员的,像吴镇宇、萧芳芳、肥仔,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只是很少来内地拍戏,大家不是很了解!”

  香港的演员都是论资排辈的,并且很多都出自无线艺人培训班。

  纵观香港演员,会发现他们眼神不会给人空洞盲人的感觉,还有就是最明显的一点,面部表情在演戏的时候都挺自然的,面部那么多块肌肉,可以协调的做出一些细微的表情;

  不要小看这些细微的表情,很多时候就是通过面部表情和眼神来表达角色当下的心情。

  经过孟轻舟的调停,博纳主控的《龙门飞甲》十二月五日全国上映,首映礼老孟没时间参加,钟丽妨和赵小骨代表万重山和花自香去了;

  《龙门飞甲》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3D武侠电影,也是华语电影史上第一部获得官方认证的IMAX  3D电影,讲述的是龙门客栈被烧毁三年后的故事。

  没有了《十三钗》的票房分流,原时空首日票房仅仅1990万的《龙门飞甲》,这一次来了个开门红,以40%的排片,又是周末,首日拿下2980万的票房;

  首周票房,两天报收6180万,第二周拿到了1.78亿的票房,于东特地给孟轻舟打了电话表示感谢,没有万重山旗下三家影院的支持,《龙门飞甲》不可能拿到这么高的票房;

  孟轻舟在袁玉眉的提议下,在赤坎仅有的两家影院包了场,请剧组所有人观看了这部由李联杰、熏哥、陈昆主演,徐客执导的功夫大片;

  “嘿,昆这次可以啊,把李联杰的风头都给抢了,老孟,我觉得他演叶问也可以啊!”

  孟轻舟微微后仰,看了眼不远处的梁超伟,瞪了耗子一眼;

  “你小声点,人就在后面呢!”

  《龙门飞甲》中,最耀眼的非陈昆莫属。一人分饰两角,披头散发的多情小混混风里刀,妆容惊艳的野心厂公雨化田。

  片中,陈昆低眉顺眼的忧郁气质,在风沙中的亮相,妖艳中透着多情,惊艳中洞穿世事,冷艳中带着杀机。

  陈昆的扮相确实让观众眼前一亮,而他在片中举重若轻的演技,也另有一番滋味。

  作为本片的两个关键角色,陈昆分别演出了雨化田笑里藏刀的阴险与狡诈、暗藏杀机的残酷与无情,以及聪明又圆滑、痴情又委屈的“妻管严”风里刀。

  “昆不行,他现在还收不住,梁超伟在这方面绝对是行家里手,那份淡定是带在骨子里的,你让陈昆来,咱这戏不好办,章子亦都得给换了!”

  “切,也就你这么想,大头还想演叶问呢!”

  “噗,谁?你说雷佳英,他想演叶问,这家伙没给我提过啊,他哪来的勇气?是那叫张天艾的小姑娘给他的吗?”

  “你别胡说,他和那姑娘没啥,也就是平时撩个骚啥的,真要有什么,他不敢!”

  “嘿嘿,你和老徐就坑人吧,多老实一孩子,被你俩给毁了!”

  孟轻舟也不会管这些破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至于家庭和谐,那得看大头的手段了;

  “熏哥还是不适合演这种苦大仇深的角色,凌雁秋看起来是冷峻、潇洒,但骨子里的味道不对!”

  一脸忧郁的周熏和快意无匹的江湖,始终有那么些违和,孟轻舟和宁昊都认为周熏在《龙门飞甲》里表现的没有陈昆好;

  “你俩能歇一歇吗?从电影开始就叽叽咕咕的,还让人看电影不?”

  童丽雅早想出声了,这俩就不是正经来看电影的,要聊天,回酒店慢慢聊啊,真是有病!

  “看看看,特地包场呢,怎么不看!”

  两人撇撇嘴,导演做习惯了,一到影院不自觉的就会研究人家导演的手法,演员的表现力,没毛病!

  徐客是一位很有性格的导演,他喜欢创新、喜欢武侠,自胡静全以后,堪称港台武侠剧的一面旗帜,但他喜欢瞎改,这可不是孟轻舟的看法,而是一代大侠金庸先生对他的评价;

  影视圈中,稍微有些见识之人,应该绝对都听过金庸和徐客这两个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华娱之别样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