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0916:寸心之争,生死忘矣!(双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0916:寸心之争,生死忘矣!(双倍最后一天求月票)


  在铁狂屠无比悲愤的情绪之下,长枪化作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箭矢破空袭去,迅速从一个小金点由远及大,带着空气的厉啸,呼啸到了商船之上。

  师妃暄正是新力方去,旧力未生之际,眼见如此凶猛的长枪宛如金色雷霆破空而来,她俏面上的痛苦之色愈发明显,正要飞掠上前阻挡,源自脑海中属于地尼的元神力量登时爆发,令她眼神霎时变得冰冷无情,动作一滞,轻盈后撤。

  处于她身周的风水二尼以及不痴三人全都立时暴露了出来。

  这三人先前被师妃暄庇护在身后,皆震惊于师妃突然表现出的恐怖实力,心中各有猜测。

  此刻师妃暄突然罢手后撤,宛如放弃再护持他们,当头宛如闪电雷霆般的长枪迎面刺来,根本避之不及,不痴等人大惊之余也是反应迅疾,三人联手合击共同抵御。

  “轰”!

  不痴调集五丈天地之力一挥禅杖,庞大的气劲像一堵墙般狂压向长枪,虽是简简单单的一下横扫,内中实含无数变化后着的玄奥一击,乃是伏魔杖法。

  风水二尼手中长剑也是闪电般交叉一起,在空中挥了一圈而后震颤嗡鸣落在激射而来的长枪上。

  三人联手构成的攻势几乎齐齐击中狂霸的一枪!

  轰铿!!

  一声低沉若闷雷的激响,如山洪暴发般的恐怖力量自长枪上爆发。

  不痴三人齐齐惨叫宛如破布袋子般身躯抛飞了出去,各个手臂断折,五脏六腑宛如挪位狂吐鲜血,各自阴神阳神更是被长枪中灌注的元神力量冲击得支零破碎,还未落地就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而此时金色长枪仍旧余势不减直奔商船甲板,嘭地一下直接扎入了船身之内,将里面装有稻谷的沙袋炸成漫天碎粉,黄芒盛射下,周遭方圆三丈被劲震成漫天碎屑,往四外溅去。

  船底霎时炸开一个巨大窟窿,湖水疯狂涌入进来,商船开始倾斜下沉。

  师妃暄眼神中再度涌现痛苦与挣扎,身影一闪便要去解救跌落入火堆中的风水二尼等人,但她的身影方才一动,第二支宛如金色霹雳般的长钳再次降临,威势逼人。

  师妃暄双眼中的冰冷之色才浮现而出,一道悲悯的佛号便于脑海中出现,她双目流出一行清泪,眼神中的决绝之意更甚,猛提一口气,夷然不惧,倏地纵身跃起扑向如金色闪电般袭来的长枪。

  不是以剑去挡,而是以身去挡!

  宛如飞蛾扑火,明知是死,却也依旧义无反顾!

  “什么!?”

  岸边江大力双目凝结,不可思议目睹那一片火光中的商船上,师妃暄的身影被第二道长枪撕裂洞穿,隔着老远似乎都能听到肉折骨碎的声音,宛如折翼鸟儿嘭地砸在商船甲板之上,被火光瞬间吞噬。

  那一刹,强烈的精神碰撞再度爆发,狂潮激浪骰涌入心灵间。

  但这次却再没有熟悉的天僧元神,仅有地尼的元神力量与之碰撞,而后仿佛在这次碰撞中轻易的破碎。

  “谢眺!!”

  一声尖利刺耳充满执念的声音仿佛在异域时空爆发。

  刹那间,江大力紧闭双目,身颤,感觉婠婠的精神和自己紧紧联结在一起,他似乎听到天僧、地尼、师妃暄等人在内心的至深处呼叫,精神似被一股无匹的力量,刹那间提升上无限的高处,整个人有种离体而去的高飞感。

  那一刹,一幕幕纠缠错杂的画面在他的脑海浮现。

  有悲悯中带着浓浓悲哀气息的天僧无声流泪,有地尼容颜素净、恬宁无波,清澈的眼神静静凝望一人的景象,有一名英姿飒爽挺拔而奇伟的陌生男子潇洒不羁仰天长笑的画面,最后则是师妃暄喋血坠入火海,俏丽容颜泪痕斑斑张口欲语的景象。

  一道空灵声音自脑海悠悠传来。

  “寨主,江湖恩怨,是是非非,皆随生死如过眼云烟,你我都在坚持对的选择。这一次,妃暄选择了与你并肩作战,于师祖而言这便是背弃,但于师门与众同门,妃暄无悔无愧。慈航静斋,自此绝迹江湖,只希望寨主,莫要再为难梦瑶等人......”

  江大力脑际轰然剧震,虎躯猛摇,身后的婠婠同时传出闷哼,隐隐还似听到一声遥远的痛苦闷哼声裹挟满是不甘的执念响起。

  脚下的地面似也在此刻摇晃了一下。

  远处在夜色中静静矗立的雷峰塔,仿佛蓦地爆发了一圈常人难以察觉的恐怖力量。

  这股力量扩散的刹那,四野似瞬间安静。

  西湖水面的波涛仿佛被某种可怕的力量束缚镇压,突然紧贴水面波澜不起。

  江大力才从元神对冲的精神力量撼动中缓过来,便霎时全身毛管直坚,眼耳口鼻像给封住了的难受,感受到了一种生死间的莫大恐惧压抑气息。

  “这是......”

  他双目瞳孔骤缩,蓦地抬头看向宛如一尊巨人坐在山头低头无声俯瞰西湖的雷峰塔。

  在他看去的刹那,这股莫大恐怖压抑的气息,也缓缓消退,宛如某种恐怖生物的触角般贴着地面缩回了雷峰塔中。

  “唰!!”

  红影一闪,东方不败高挑的身影自半空飞下落在江大力身旁,狭长而清冷的眸光疑惑又忌惮盯着雷峰塔的方位,奇异道,“那里......到底有什么?”

  “只怕天僧所言的佛器,便是在雷峰塔之中。”

  江大力深吸一口气,暂时按捺心中的种种猜测,松开手中已然彻底崩断的战弓,看了眼手臂骨折后更是被踩入地底的铁狂屠。

  对方的血条甚至就在方才因此跌落了五分之一。

  他立即挪开脚掌,从铁狂屠背脊上下来,将对方从地底碎砖砂砾中拉扯出来,问道。

  “没事吧?”

  铁狂屠面色煞白,捂住骨折的手臂,听到江大力略带关切的话语,登时心里打了个寒颤,忙不迭冒着冷汗摇头,“没事,只是一些外伤,还好,还好......”

  “那就好!”

  江大力伸手“镑镑”拍了下铁狂屠的肩膀,随后手捏内狮子印开始运气疗伤,真气迅速自阳瑜脉至肩井穴,再由此而下往带脉,转往背脊督脉。

  如此运转一周,江大力只觉胸口闷闷的宛如有血卡在肺部的不适感消失了不少,跌落的气血也恢复了两成左右。

  这时周围的士兵和将领均是纷纷快步迎上来,敬若神人般看着江大力,纷纷关切这位雄壮得非人的王爷的万金之躯。

  江大力不喜这等被人围着嘘寒问暖的场面,随意摆摆手示意无碍遣退众人,目光旋即又看向湖中心那边已大半沉入湖水当中的商船。

  那商船此时还有小半露出水面,在水面上静静地燃烧着,水光与火光交融,燃烧得浓烟滚滚,场面分外惨烈凄迷。

  江大力回想先前脑海中听到的师妃暄的声音,那绝然不是幻听,而是源自师妃暄在死前发出的最后的精神传音,内心此时不由引起深思。

  “寨主!”

  婠婠从身后掠步而来,明眸略带复杂之色凝望江大力,幽幽道,“看来地尼的确是出了问题,师妃暄也是身不由己。我与她争斗了这么久,曾经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她,但如今她真的死了,我却反倒没有任何喜悦,只感到一种挫败......她比我勇敢。”

  江大力自是知晓方才二人精神相联下,婠婠也已听到了师妃暄的精神传音,方才有此感慨,当下也是微微颔首道,“我也有这种同样的感受,没想到地尼居然如此疯狂,竟在师妃暄抗拒的情况下,也要强行控制其身躯......

  但现在看来,地尼似乎并不是为了对付我,天僧包括师妃暄也都只是被利用。

  无怪最后师妃暄宁肯以身殉死,也要助我一臂之力。

  可惜......人往往在死的时候,才知道很多事情是非做不可,哪怕是死,人往往在死时,告诉你的话,才是最可贵的。

  因为这是她以自己生命换来的教训,若是能学会听死人说话,就可以多懂得许多事啊。

  这次,却是我亏欠了她。”

  心非木石岂无感。

  江大力也是人,故而纵然曾经有千百般的仇怨,在一个人宁肯以死亡的代价来告诉他教训,或是告诉他遗愿时,他都是愿意放下仇怨去倾听的。

  因为也唯有这样的话语,才是一个人一生中所说的最珍贵也是最后的话语,必然发自真心。

  所以无论是昔日如朱无视、还是古三通,又或现在的师妃暄,他都愿意选择倾听。

  人死了,就一了百了,恩怨自然也就了了,留下活着的人,留下江湖的恩仇爱恨,想了也了不清!

  人在江湖,就是这般身不由己啊!

  婠婠冰雪聪明,一听江大力这话语便明白其意思,看向远处湖面燃烧的商船道,“到最后,天僧似都在帮我们,只是现下,也不知天僧和地尼的元神状态究竟如何,地尼的元神是否是已经消亡了?”

  “想知道他们的状况,去一看便知。”

  东方不败声音传来,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雷峰塔,只觉体内八岐毒血的躁动愈发强烈。

  江大力低头,和婠婠对视一眼,俱是微微颔首。

  尽管方才雷峰塔内所爆发出的那种力量极其恐怖,靠近过去调查或许会招致危险。

  但眼下如此奇诡的事情既已发生,要说三人心中没有一点好奇与冲动也是不可能的。

  凡事也不能太苟,该冒险时还是得试着尝试一下。

  不过在尝试之前,该有的一些保险的稳妥准备,还是必须要做到的。

  江大力当即发号施令,吩咐湖中水师将不嗔等人的船只与尸首打捞上来,予以厚葬,同时飞鸽传书联系四大世家的玩家,试图借助世家的力量,寻找与雷峰塔相关的古籍讯息。

  与地尼、天僧之间的战斗,发生得快,结束得也快。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金刚不坏大寨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