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穿成福运小娘子 > 第6章 备用方案

  袁长河的一番话,说的袁冬初心酸不已。原身这父亲做的着实辛苦,自己吃苦受累半辈子,好容易女儿长大了,还得操心给她找个好婆家,一点儿没想过女儿出嫁,他老迈之时又该怎么办。

  她劝道:“那些豪富人家的钱财也是从白手起家赚来的,我们一样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想了?”

  袁长河却听得叹息:“咱哪有那样的好命?”

  袁冬初差点就要拍案击掌,表示她的励志奋起了:原来没有,但现在,您已经有这样的好命了——这不是我来了嘛!

  “咱可以试试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咱家是不是也有那般好命?”袁冬初巧舌如簧,“我琢磨好久了,您在河道上做事近二十年,结识了好多人,不用一下的话着实浪费。要不,您和周伯伯几个朋友筹钱买条船,大家合伙做河运生意怎么样?”

  她口中的周伯伯就是和袁长河一起做事,曾摔在跳板上昏厥的那位同伴,名叫周来运。周家不是本地人,是多年前逃难来此,家中两儿一女,长子在码头打零工,媳妇带着女儿做一些绣活儿,家中日子也算过得去。

  “啊?买船?”这么巨大的信息量吗?袁长河愣了愣,一时没回过味来。

  袁冬初穿来这些日子,绞尽脑汁的想怎样改变现状?怎样能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一些?

  但是,真的很难啊。

  通常情况下,从饮食上下手,是最容易的做法。

  古代和现代最接近、最便于沟通的,大概就是食物了。

  可是古代物资匮乏,生产力低下,就算自古以来的基本食材没什么变化,但架不住耕种效率低,农作物种类的区域性太强,区域和区域之间没有高效的流通手段。

  除了主要农作物和家禽家畜,其余蔬菜和调料种类非常单调。

  以这里的食材和调味品,袁冬初自认以自己的手艺,做不出太出挑的美味。

  至少她经过镇子上唯一一家酒楼时闻到的菜香味,就不是她用当下的调味品和食材能做出来的。

  而且,在这个时代,广大人民群众的奋斗目标是活下去,吃饱穿暖都是奢求。即使人们口中的小富之家,那也得勒紧腰带,锱铢必较的过着紧巴日子,能混个温饱就不错了。

  至于什么打牙祭,吃个零嘴儿,点心、下午茶什么的,那都是豪富之家才能过的日子。

  而人豪富之家,府里自己就养着厨子和点心师傅,为了一家人的味蕾,自家的厨子就是经过各种手段挖掘到自家的,技术已经很顶尖。

  毕竟,豪门之家的主子们、尤其是女眷,可不能指望去外面的小食店或者酒楼一饱口福去。

  她倒是想过,油、糖、鸡蛋、甚至牛奶这类东西,古代和现代没什么区别,做个新奇的点心应该有市场。她也许可以试试,把几种糕点做法,卖给酒楼和大户人家。

  但是,她这些天拉着小翠和秀春在镇子的主街道上转了几个来回,赫然发现,小镇的两家糕饼店居然都有酥饼和蒸糕出售,结合着当下的食材,糕饼种类还不少,大大超出她自己计划的那几种。

  甚至连打发的蛋糕都有,区别只是,蛋糕的模具更适合古代的寓意和审美。

  她怕暴露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盲点,拐弯抹角的好一番套话,才打听到,这两家糕饼店,其中一家是几十年的老字号,据说,那些花样糕饼是他们花了银子,从县里的点心铺子学来的。

  而另一家则是新开的,干脆就是县里一家商号派人来经营的,开了差不多有一年,主要是做来往船只的补给生意。

  袁冬初能想到的致富路这就行不通了,只好从她老爸这里着手。

  赚钱嘛,当然要从长远出发,做有发展潜力的项目才是正道。

  河运,这是多大的前景啊!相比之下,做菜品和糕点生意,她还真看不上了……

  哪知袁长河只愣了一瞬,便给她浇了一头的凉水。

  “货运生意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袁长河苦笑,“单是买船的银子,就不是咱们这样的几家人能负担的起的。咱家那十几两银子,攒了这么多年,还要给你做嫁妆,那是万万不能动用的。别家也是这种情况,就算家里少有积蓄,那也是一家人辛苦多年的积累,那会轻易拿出来?”

  “还有,码头上的势力繁杂,张大户在货运这一行做了多年,若我贸然撇开他家单干,张家在码头上用些手段,那就是寸步难行的局面。没人会拿着一家人的生计,跟我去冒这个险。”

  “哦……那这个先搁一下。”袁冬初一点儿不做纠结。

  买船的确是大事,她这些日子打听过,几家人倾囊集资的话,买条小船还是可以的。

  难点在于,各家即使有些积蓄,那也是一家老少一文一文用牙缝里挤出来的,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很难让人们拿出来。

  再有,就是怎样摆平张大户的不悦,怎样介入码头运输。

  她在现代看过的影视剧中,码头势力相互倾轧,历来都是腥风血雨。

  虽说现实中不至于那样明目张胆的打打杀杀,但想以几个平民身份介入,想来也是很难的。

  她贸然对袁长河提出,也就是做个试探,顺便给他打个预防针,让他知道,他家以后是要做大事的。

  现在就在心里埋下种子,以后再提起时,能少几番口舌。

  她还有备用方案。

  “那就换个事做,您这些年在河道上运送货物,上下游码头的熟人不少,要不您改行做中人怎么样?您向张大户家辞工时,可以应允张家的船如果跑了空趟,可以免费做介绍。这样也不用担心张大户给您下绊子了。”

  袁长河瞬间停了手上的动作,虽然没应声,但袁冬初看出,他动心了。

  她继续劝说:“就算开始时生意不是很好,可一旦打开局面,赚的钱一定比您给人撑船多。若是一个月揽到一两次大主顾,说不定主顾的赏钱就能顶您现在整月的工钱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穿成福运小娘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