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重生老板娘 > 第两百零八章 【救赎·五】

第两百零八章 【救赎·五】


  不痛快,是陶诚对着刘珊吐出来的三个字。

  那天,一个项目刚节点,同部门的人说一起去聚聚,陶诚本来不想去的,但又觉得哪怕他啊那么早回去了,在家里也算得上是煎熬,所以一咬牙,就跟着一起去喝酒了。

  喝多了自然也就各自开始讲胡话,部门经理很赏识陶诚和刘珊,开玩笑地说道,“你俩真是好搭档,就是可惜陶诚结婚早了,不然你俩真挺合适。”

  一部门的人都在那儿跟着起哄,陶诚那天真喝多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笑。

  刘珊喝得很少,看着陶诚在笑,自己也低着头不好意思起来。

  大家都是成年人,难免能够看出点门道来,那部门经理一看这样,知道这两个估计能成点什么事。

  “哎,陶诚,我记得你现在好像还住你老婆爸妈的房子里是不是。”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房子的事一直像根刺一样扎在陶诚心上,“恩,还住那儿。”

  “你说,她爸妈不得成天找你麻烦啊,看不起你什么的,男人还是得有自己的房子。”

  部门经理的话,说到了陶诚的心坎上,他知道得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可现在他不仅没钱,而且还没有购房资格,只是苦笑着又多喝了几杯。

  喝到后边儿,陶诚的手机响了几回,他都给挂了。

  这些天他过得太憋屈了,太累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就想好好放松一下,逃出卢清梅一家的指责、冷眼,想做个正常的男人。

  刘珊来扶他的时候,他还认得人,所以没反抗,任由刘珊搀着他,只是说了句,“不回家。”

  后来,陶诚有失去意识过一段时间,大概是真的醉了,反正再有意识的时候,是被刘珊和另外一个陌生人搀着进电梯。

  酒精烧着脑子,陶诚不太好受,他一般不会喝这么多久,但自从出了那档子事之后,他就越来越觉得酒是个好东西。

  哪怕只是让他几个小时不去想那些破事也好。

  进了屋,陶诚就推开人往厕所的方向去,捧着马桶就吐了个天昏地暗。

  滔天的酒味儿让刘珊不得不把厕所的排气扇打开,再拿了纸巾给陶诚擦嘴,还顺带帮他洗了把脸。

  吐完之后,胃里就没那么难受了,但是脑袋紧绷着疼,像有人在脑子里左右扯着一根线,来回摩擦。

  不舒服地皱了眉,脚也没力气想往地下坐,刘珊赶紧去扶,把人带到客厅里,陶诚就和没骨头了一样瘫倒在沙发上。

  刘珊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善心,反正见不得陶诚这么难受,就去泡了杯蜂蜜柚子水,又过来扶着陶诚喝下。

  看到陶诚眉头舒展开一些,自己心里也跟着高兴些。

  刘珊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超过了普通同事应该做的事情,她不应该把陶诚带回家,而应该让陶诚老婆把他带回去。

  更不应该像妻子照顾丈夫一样照顾陶诚,她都知道,却忍不住。

  这些天,刘珊看得出来陶诚不开心,以前陶诚脾气很好的,有数据做错了或者哪里不对,也能耐着性子改,可现在总是动不动就发火。

  她知道陶诚和他老婆闹矛盾了,隐隐约约觉得应该和她有关,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还觉得挺高兴。

  夫妻之间如果闹得不愉快,本来就不应该再在一起,既然陶诚注定了迟早要和他老婆分开,她只不过是提前适应一下妻子的这个角色,没什么不对的。

  这么想着,刘珊的动作就大胆起来,一边把陶诚环在自己怀里,一边拿手轻轻拍着陶诚,哄小孩儿一样。

  陶诚呢,喝了几杯水下肚,好受多了,只是脑子仍然不太清醒,感觉到有人在拍他,力道很舒服。

  睁开眼看到是刘珊,愣了一下,但是也没起身,“在你家?”

  “恩,我家。”

  陶诚的不起来,给了刘珊莫大的勇气,连回话的声音都温柔了很多。

  另一边,陶诚受着酒精的操控,把平日里自己没人倾诉,无人知晓的苦闷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说他每天在家里怎样当一个垂眉低眼的仆人,怎么战战兢兢怕哪里又惹人不高兴,怕这怕那,活得像个被装在套子里的人。

  不痛快。

  “不痛快,就别想它,我这儿能让你放松些。”

  情到浓处,刘珊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心疼陶诚,真的心疼,觉得陶诚老婆不好好珍惜这么好的男人,真是白瞎了眼。

  而陶诚呢,听到刘珊的话,心里微微一动,很久没有过的悸动,让他的脑海里产生了不该有的念头。

  屋子里的气氛慢慢在变化着,刘珊离陶诚离得很近,微凉的脸贴着陶诚滚烫的肌肤,两个人就这么不说话静静地坐着。

  直到不知道谁的手开始往另一人的身上抚摸,气氛一下就变了,变得暧昧,变得充满味道。

  爱的味道。

  陶诚再醒来的时候,脑袋疼了很久,恍恍惚间好像记得做了些什么,但又不确定,直到转头看到了睡在自己身边的刘珊。

  光溜溜的身子让他吓了一跳,关于昨晚的事情,就如铺天盖地的雪花碎片一样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老板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