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道长,时代变了 > 163.落网了(爱大家)

163.落网了(爱大家)


  云松很不乐意。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为这里是公共场所呀?

  他提笔准备写字。

  血字扭曲变成:求求你,今晚算了吧。

  云松意识到了,这羊皮纸就是有智慧的!

  他拍了拍羊皮纸说道:“今晚先放过你,咱们明晚上再玩,你最好识相点,否则我灭了你!”

  血字写道:飞僵大人,我听您的。

  云松又变成了幽冥骑:“我不光是飞僵,我还是地狱鬼骑!”

  血字扭曲的厉害。

  这次直接成不了字了。

  云松接着变成焱锯落头氏:“我不光是飞僵和地狱鬼骑,我还是饿鬼道凶神!”

  血字在抖动。

  这可能是在表达瑟瑟发抖。

  云松又变成野城隍:“你他吗惹到谁了你根本不清楚,你知道我现在是谁吗?我是城隍爷!我在天上地下都有人!你拿什么和我斗?”

  血字抖动着变幻:主子,饶过奴才吧。

  云松变回人身警告它:“我看你挺有意思的,所以就不灭掉你了,你要是敢起二心,你知道我可以多么凶残!”

  血字飞快变幻,这次变成了一个充斥满羊皮纸的大字:喳!

  云松卷起羊皮纸,安全起见他给装进霹雳茧中了。

  他不信任这个鬼东西。

  平时他醒着还好,睡觉时候必须得防备它。

  将它装入霹雳茧应该是没问题了,钱眼儿那么能作妖,进入霹雳茧里后还不是老老实实的跟个亲孙子一样?

  云松收拾好后上破床睡觉。

  阿宝在呼呼大睡,令狐猹在生无可恋的装死。

  它自然发现厉鬼了。

  云松陷入沉睡。

  很快进入梦境。

  他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左边圆圆、右边丫丫。

  看到两人后他急忙稽首行礼:“福生无上天尊,你们俩怎么不穿衣服呢?这是想考验一下我的软肋啊?”

  “赶紧穿上衣服,来,我、嘿嘿,我帮你们穿,嘿嘿。”

  这时候叩门声响起。

  一道叩门声变成两道又变成一圈叩门声。

  童子的声音随后响起:“快跟我来,别再受苦。”

  这个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快跟我来,别再受苦。”

  云松认真起来。

  圆圆和丫丫消失,他幻想自己头戴羽冠、身披鹤氅、长须飘飘,仙风道骨。

  然后他冲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一稽首行礼。

  又幻想出现香炉贡品等。

  他朗声说道:“小道云松子见过太岁爷前辈,三清道祖门下这厢有礼了。”

  “太岁爷一身正气,解人间疾苦,小道深以为然,但小道住进此地并非是被囚禁于此,并没有苦楚,所以还请太岁爷前辈收起神通,不必将小道收入您的道场!”

  太岁爷一旦出现并且被正道人士发现,那它们会立马被送进庙宇。

  根据啊呜的记忆,它们在古代是可以香火成神的,功德寻常的能化为土地爷庇佑一方,功德圆满的甚至可以化为传说中的南极仙翁!

  所以云松对它表示出了极大的礼遇。

  随着他这番话说出来,孩童们的声音停下了,敲门声也停下了。

  但太岁爷并没有出声来跟他交谈。

  或许它的修为还不够成为真正精怪。

  如果这样那它就更值得云松尊崇了,一旦是这样那肯定是它发现被囚禁的孩童处境凄惨,便选择损耗修为来保护孩童们。

  相比那些东洋鬼子,它才是个人。

  神龛外的帷幕飘荡,大红棺材缓缓打开了。

  云松跨步走过去看。

  一团很可怕的东西出现。

  它已经是人形了,但没有皮肤,只是一团人形血肉。

  这就是太岁。

  果然。

  云松猜对了。

  这个太岁修为有成但没有修成太岁爷,它停止修行耗费修为去保护了此地的孩童们。

  云松冲它稽首行礼,说道:“请太岁爷放心,小道一定竭尽全力助你修行有成!”

  大红棺材消失。

  而他也醒了过来。

  他眨了眨眼睛。

  现在他就是在自己房间里,隔壁房间还很安静。

  显然胡金子和大笨象等人依然在梦境中。

  这样云松慌了。

  太岁爷是不是误会他意思了?他刚才是装逼呀。

  他就是想装个逼,对太岁爷表示一下大家是自己人。

  其实他不想离开太岁爷结出的梦境。

  圆圆和丫丫就出现了几秒钟啊,他硬盘里那么多女神呢,还没有一一露面呢。

  他赶紧闭上眼睛入睡,争取再被太岁爷给拖进梦境中。

  入睡失败。

  偏偏这时候阿宝那边开始吧嗒嘴:“ji……”

  这肯定是在梦里吃上好东西了!

  也就是说阿宝和令狐猹都进太岁爷的梦境了,他云松进不去!

  云松默默的暗示自己:冷静,冷静,你一定能睡着的!数羊吧,一只羊两只羊……

  他不知道数到了什么时候,但他确实睡着了。

  然后被隔壁一声惨叫给吓醒:“佳人,我的佳人啊!”

  阿宝和令狐猹也起来了,但阿宝往四周看了看,翻了个身继续睡。

  云松默默的搓了搓脸。

  他很确定,自己以后可能再也进不了太岁爷结的梦境了。

  这样他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平日里老是鼓吹自己孝顺,结果入梦了不先幻想爹娘再去见见爹娘,而是先去找女人!云松啊云松,你不孝顺啊!”

  他又给自己辩解:“但我那是试验一下,我也没想到太岁爷会那么实在,我就说了一句我不需要它帮忙,结果它就把我从它的梦境里赶出来了!”

  云松这会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大笨象兴冲冲的来找他。

  他一张大饼似的脸涨得通红,然后看到云松拼命点头:“真人,逼真!逼真!”

  云松生无可恋的摆摆手让他赶紧滚蛋。

  大笨象去买了早餐,他特意给自己买了五十个鸡蛋,说是要给自己补补营养。

  胡金子无精打采的下楼问道:“今天早饭吃什么?”

  云松也无精打采的说道:“给你拉面吃。”

  胡金子一听这话有些膈应:“哥哎,大清早的咱能不能别玩这么恶心的?”

  云松一愣,然后反应过来。

  他这会正郁闷呢,便正好拿胡金子来消遣:“谁跟你玩恶心的了?拉面,面,我给你拉面吃还不行?哦,不对,这不是我拉的面,是一个东洋鬼子拉的,他还挺会拉的……”

  胡金子跟着大笨象去吃鸡蛋了。

  大笨象说道:“老虎你别这样,你吃面去,面好吃,这鸡蛋我自己吃,我得补补营养。”

  胡金子说道:“我也得补补营养。”

  大笨象说道:“我昨天晚上刚当了新郎,所以要补补营养,你说你……”

  “我前天晚上就当新郎了。”胡金子打断他的话,“你说我跟我的妻子多年不见,见面之后能不办点正事吗?”

  大笨象恍然大悟。

  他对胡金子挤眉弄眼的说道:“行啊老虎,你说你五六十、七老八十的人了,嘿嘿。”

  “一树梨花压海棠。”胡金子得意的说道。

  听着他们两人的话,云松吃不下早饭了。

  上午他练了会功,练功到下午后他拉开地下室大门跳了下去,然后去找太岁爷唠唠嗑。

  他想跟太岁爷解释一下,今晚他还想进它结下的梦境去转转。

  结果这次他一跳入地下室,发现地下室有所改变!

  本来空空如也的神龛上出现了那口大红棺材。

  他上去推开棺材盖。

  梦里见过的太岁爷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太岁爷相信了他。

  将本体给放了出来。

  太岁爷修炼靠的是灵气,云松恰好有一盒当初司马氏炼就的补气丹。

  他将补气丹放入太岁爷嘴里。

  说起来有点恶心的。

  毕竟太岁爷还没有嘴皮呢。

  但太岁爷所作所为乃是天地间的大善行,这么想着他对太岁爷只有恭敬之心,再无别的想法。

  他一边给太岁爷喂补气丹一边说:“太岁爷,我对你老好了,是不是?我是个好人,你今晚行行好,把我再带回去,带回你的梦境,我想跟你唠唠嗑。”

  一盒补气丹全喂上。

  太岁爷身上血肉更充盈一些,但也仅此而已。

  云松便又运功外放阳气。

  他放出的阳气也是灵气的一种,同样可以为太岁爷所用。

  一天很快结束。

  又到了夜里。

  云松怀着忐忑的心情上床去睡觉。

  一觉到天亮。

  倒是睡的挺好呢。

  然后大笨象和胡金子继续早餐进补。

  见此云松很不满意的拍了把饭团说道:“明天别买东洋早饭了,去买点别的,这玩意儿忒酸!”

  大笨象拿了个饭团进嘴里后茫然的问道:“很香呀,哪里酸了?”

  今天云松得外出,他要去买补气丹。

  照例是白天吸收太阳之气来练功,傍晚才出门去药房。

  出门后他特意留意左右。

  周围有东洋人在悄悄的窥探他。

  他不为所动出门而去。

  这次他先离开箐口又打了一记回马枪,去大桥守信的牙行去找他。

  结果大桥守信的店铺依然是铁将军把门,另外还有人在把门守着他。

  看到他露面,立马有两个巡捕一左一右将他给堵住了:“小子,你是哪里人?有人举报你抢劫并伤人,你说说这事怎么解决吧。”

  云松一看就知道是衣服店的老板报警了。

  他确实没想到这老板会真报警。

  因为事情发生都两天了,箐口说是大可终究小,老板不可能打听不到他的下落,他大可以早早就报警抓他。

  逆推这个结果,那老板迟迟没有报警抓他,自然证明这件事算过去了。

  然而并没有。

  巡警堵住云松,云松可以逃跑。

  但那叫做逃逸,而且难免得袭警,恐怕罪孽更大。

  这样云松没有逃跑,他气定神闲的站下了。

  一个巡警摘下大檐帽用手里的木头警棍轻轻的敲打,走上来绕着他转圈:“行啊兄弟,胆子够大,碰上我们不逃跑,你是头一个。”

  云松说道:“福生无上天尊,这位警官什么意思?小道又没有违法犯纪,为何见了你们要逃跑?”

  听到这话另一个年轻的巡警来了兴趣,上来问道:“你是个道士?”

  他看看云松短短的头发又嗤笑一声:“是个假道士吧?看你这发型怎么跟海外流窜回来的革命党一样?”

  云松说道:“警官,您……”

  “警官,哈哈,这个称呼有点意思。”手持警棍的巡警嘿嘿笑,“你年纪不大但活的倒是通透,知道咱是官你是贼。”

  云松急忙说道:“警官,这何出此言?小道是出家人,出家人怎么可能做贼呢?这是犯了戒律呀。”

  成衣店老板不耐烦的说道:“五桑、铁脚桑,你们二位不要跟他废话了,将他抓起来关进监狱去,他们还有好几个人呢,里面有个小娘子,那是长的很美丽。”

  手持警棍的巡警直接说道:“要不是有个美丽小娘子,我们哥俩来你们地头做什么?对了,你说那小娘们是少妇,这可别糊弄我们,我们可不是想给自己玩,是我们二队长喜欢少妇这一口……”

  “这个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成衣店老板面色笃定,“那个女人绝对是少妇,她带了一个小孩子,那小孩子叫她为娘亲的。”

  警棍巡警娴熟的耍了个棍花说道:“那行,铁脚,把他抓走,让其他人来赎他。”

  云松一听这话怒了,他沉声道:“两位警官,小道犯了什么罪……”

  “你犯了什么罪你自己不清楚吗?”成衣店老板愤怒的说道,“鄙人看你是故作糊涂!”

  “你犯了抢劫罪!八嘎,你抢劫了我家十套衣服和五十个大洋,那五十个大洋乃是鄙人准备孝敬给这两位巡警……”

  “哎哎哎!”警棍巡警摇起了警棍,“木上老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是能在私下里接受人贿赂的人吗?”

  旁边巡警点头道:“对,我们不干这种事!”

  成衣店老板鞠躬道:“哈伊,鄙人说错了,那钱是鄙人要孝敬给巡警队的,感谢巡警队对本地治安的贡献,用来给巡警队增添冬衣所用。”

  云松说道:“这是污蔑,小道从来没有抢过东西更没有抢过钱!”

  成衣店老板怒吼道:“八嘎!你这是大大的违背良心的说话!你没有抢鄙人的东西吗?”

  云松断然道:“当然没有。”

  成衣店老板突然奸笑一声,他上来翻起云松身上和服衣领问道:“那你这件衣服是哪里来的?这上面为什么有我们木下家的徽章?”

  云松说道:“这当然是小道买的了,小道当时带了一百大洋想孝敬给巡警队的诸位官老爷买煤炭,这不冬天马上来了吗?小道想给他们的官府衙门提提温。”

  “结果老板你那天却说这衣服是什么东瀛富士雪山上的冰蚕蚕丝编织而成,然后非得要我一百一十块大洋……”

  “你你你闭嘴!”成衣店老板气得歪嘴,“你胡说八道,你良心的坏了!你这是指鹿为马!”

  警棍巡警指着云松说道:“行了,你们都不必废话,你小子不用耍花招,这衣服就是你抢的,所以你看你是主动跟我们走一趟还是我们抓了你送你坐木驴走一趟?”

  云松说道:“警官你说这话有证据吗?”

  年轻巡警笑道:“我们的话就是证据!”

  云松脸色一沉。

  警棍巡警拦住同伴说道:“这话说的不对!应当说这小子的发型就是证据——”

  “小子肯定是个革命党,草你们姥姥的,你们革命党前段日子刚刺杀了钱大帅,钱大帅正下令抓你们呢,结果你这孙子就自己撞上门来了,抓走!”

  成衣店老板上来撕扯着云松衣裳说道:“五桑、铁脚桑,请你们在带走他之前先让他把抢了鄙人的钱交出来!”

  云松怀里确实有钱。

  箐口区域大门外头聚集了一群乞丐,他火速掏出这些银元扔了过去。

  乞丐们顿时哄抢成一团。

  抢到钱的冲云松跪下就道谢:“多谢老爷赏赐,祝老爷长命百岁,祝老爷心想事成!”

  巡警大怒,年轻巡警给云松一脚冲向乞丐叫道:“把钱都拿出来!好你们这群叫花子,连赃款也敢碰?”

  本来对云松感恩戴德的乞丐门面对这巡警却不怕了。

  一个自始至终倚在墙根晒太阳的老汉懒洋洋的说道:“进了我们要饭朱门的钱,你们还想抢出去?嘿嘿,现在的臭脚巡胆子真是够大呀。”

  听到这话警棍巡警脸色一沉。

  他沉声道:“铁脚,你回来。”

  然后他又看向老乞丐:“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真是要饭朱门的人?”

  老乞丐斜睨着他道:“高老五,你用你恩人的脑袋换你这身皮的时候还挺机灵,怎么现在越来越没脑子了?”

  警棍巡警脸色变成猪肝色。

  要饭朱门在九州江湖上以情报见长。

  而他能进巡捕队的原因是个机密。

  结果这么一个晒着太阳的老乞丐随口能说出这机密,以此能证明他的身份。

  高老五深深地凝视了老乞丐一眼,反剪云松双手说道:“搜他身。”

  云松要反抗。

  铁脚立马抽出了腰上的手枪。

  云松冷静了。

  成衣店老板抢先下手从他怀里掏出来霹雳茧,他打开一看双眼冒光,立马将羊皮卷包裹的一根金条给掏出来塞进怀里。

  高老五顾不上抓云松了,赶紧去抢金条。

  成衣店老板大叫一声,几个腰上插着武士剑的浪人凶狠的窜出来。

  趁着他们纠缠,云松将霹雳茧收进了袖子里。

  这时候没人注意到,几人目标都是金条。

  东洋人一方占据人数优势。

  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高老五坚绝不退让。

  他抽出枪指着几人厉声道:“谁敢上来?娘的你们一群东洋鬼子敢袭警?老子毙了你们!”

  这时候浪人中走出来一个络腮胡大汉。

  他是个高手,一步步走来,压迫力十足。

  高老五两人吓得往后退。

  这大汉捡起羊皮纸扫了扫随意一看,然后到嘴的说辞被咽了回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道长,时代变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