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中文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119章 志同道合!

第119章 志同道合!

  杨若晴今夜的目标,就是要把陈屠户家的那条叫做黑虎的恶犬搞到手!

  那恶犬,嗜血凶残,欺凌弱小!狗仗人势,那天差点咬到大安!

  杨若晴决定除暴安良!

  在夜色的掩护下,她悄无声息摸到了陈屠户家的院墙外面。

  作为长坪村排的上号的富户,陈屠户家的屋舍院子,比别人家要好一些。

  别人家的院墙,基本形同虚设。

  又低又矮,站在外面都能把里面瞅个一清二楚。

  有的人家甚至是用篱笆和竹子随便围了一圈,篱笆门上搭着稻草,一点防御作用都没有。

  显然,眼前陈屠户家的院墙,就坚固得多了。

  成人高的院墙,用土砖垒成的,外面糊着黄泥。

  照着杨若晴的身高,站在外面,踮着脚也只能看到院子里面的那棵老槐树,以及老槐树下面,那一排的青瓦屋顶。

  陈屠户这几年靠着杀猪,看来还真是赚了几个钱呢?

  很好,那姐姐就更要杀富济贫了!

  目光微微一闪,杨若晴循着那边墙根底下滑了过去,这边月光刚好照过来,只要陈屠户家有人出来起夜入厕,都容易被发现。

  她很快就溜到了院墙的另一端,那里,月光照不到,相反,老槐树的阴影刚好还能罩住她。

  刚在墙根的阴影下刹住身形,她察觉到啥,猛地一抬头,一个身影从墙的另一端也朝这边奔了过来。

  那身影好利落,好像跟她有着同样的默契似的,就那么一闪,就跟她碰到了一起。

  看来,两个人好像都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呢!

  “晴儿?”

  “棠伢子?”

  暗影里,两个人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骆风棠满眼惊愕。

  杨若晴也是颇感意外,压低声问:“棠伢子,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咋来这了?”

  骆风棠面红耳赤,却是皱紧了眉头,有些支支吾吾。

  杨若晴瞅了眼骆风棠挎在肩上的弓箭,立刻猜到些什么。

  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棠伢子,你该不会是来偷陈屠户家的狗吧?”

  一语戳中心思,骆风棠羞愧不安。

  一个村的,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去偷别人家的狗,这事不光彩啊!

  早知道今夜会遇到晴儿,打死也不该来偷狗,这下,晴儿怕是要把自个当偷狗贼看待了吧?

  即使如此,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来打狗的!”

  他心虚的垂下了头,心里正懊恼得要命,突然,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哈哈哈,咱俩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好兄弟,同志哥啊,我总算找到组织啦!”

  啥?

  骆风棠愕然抬头,只见杨若晴正满脸激动,晓得眉眼弯弯。

  “晴儿,你、你啥意思?难不成你,你也是来……”

  “没错,我也是来偷狗的,嘿嘿!”杨若晴笑着眨了眨眼。

  “啊?”

  骆风棠惊得嘴巴张得大大的,都能塞进一只鸡蛋了。

  杨若晴赶忙儿抬手捂住他的嘴,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下,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点声哪,黑虎的狗耳朵灵着呢,被它听到咱就白忙活啦!”

  骆风棠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一双眼睛写满了疑惑。

  黑虎那么彪悍,跟只小牛犊子似的,就算是他自个,也是做了好几手的准备。

  晴儿一个女娃娃家,咋整啊?

  像是能瞅出骆风棠的疑惑,杨若晴冲他神秘一笑,压低声道:“那狗再彪悍,也是个畜生,我再弱小,可我是人,我可以用智商碾压死它!”

  智商是啥?

  骆风棠不清楚,也没听说过。

  不过现在,他满脑子的思绪,都移到了自己的嘴巴上。

  女娃儿温暖柔软的小手覆在他的嘴上,鼻子里嗅到的,是她手上淡淡的香味。

  像是黄豆的气味,清新淡雅。

  他从来不觉得黄豆的气味有啥好闻的,但是这会子,他却被这中淡淡的豆香味,撩拨得局促不安,脸膛,又在发烫了。

  胸腔里的某颗东西,也在砰砰狂跳。

  杨若晴这会子可没心思去察觉他的异样,她正竖起耳朵捕捉院子里面的动静呢。

  确信黑虎并没有被惊动到,她这才缓缓收回了手。

  “棠伢子,你咋也来弄黑虎呀?那狗招你惹你啦?”

  相对于捕狗,杨若晴更好奇骆风棠的作案动机。

  被问到这个,骆风棠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他沉声道:“那狗早前就甩死了我家的猫,害得我家到处都是老鼠。今个上昼,又溜去我家把我家最后一只老母鸡给咬死了。”

  “我大伯听到院子里的响动,就抄起棍子去撵,那狗一点都不怕人,还跟我大伯给对峙上了!”

  “那狗是疯了还是咋地?咋闯入人家行凶哩?这样的恶狗,当真留不得!”她斩钉截铁道。

  骆风棠点点头。

  “我大伯病了一两个月,站久了就头晕眼发黑,要不是我刚巧回家撞见了,指不定我大伯都要遭殃了!”

  后面的话,骆风棠没敢再说下去。

  他打小就没见过爹娘的面,是大伯把他拉扯大的。

  在长坪村,在这个世上,大伯是他唯一的亲人!

  要是大伯被一条狗给咬死了……

  骆风棠的拳头捏得嘎吱作响,一拳砸进了脚边的土巴地上!

  “呀!”杨若晴看到地上被他那一拳,砸出了的一个洞,惊得眼睛都睁大了。

  “棠伢子,你这铁拳要是砸出去,那狗早死几个来回了!你咋不早些弄死那狗呢?”

  杨若晴不解的问。

  在家里的猫被甩死的时候,就该把那狗给打死啊,这样后面的老母鸡也就不会死了!

  “上一回它把我家的老猫给甩死,我就要打死它,我大伯说,大家都是邻居,打死了不好!还是跟陈屠户家说一声。我去说了,让他们把狗好生栓着,他们也不搭理,说那是畜生的事儿,人犯不着跟畜生较真!”

  骆风棠闷声说道,要是上回没有妥协,就不会闹出今个老母鸡被咬死的事情了!

  杨若晴认真的听着,点点头。

  最后,她拍了拍骆风棠的肩膀:“棠伢子,别气恼了,今夜咱俩联手,为长坪村除暴安良!”

  骆风棠用力点头,看了眼四下,取下肩上的弓箭。

  “晴儿,你去边上蹲着,给我把风就成,我翻到墙头上去,再一箭射死它!”

看过《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的书友还喜欢